書包網

害+番外_第6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書@包¥網 m.bookbao123.com     心。[書@包$網txt下載 www.bookbao123.com)凌麟很聰明,學得很快,立即說道:“咳……早上好……咳……主人。”

    “我喜歡你叫我少爺。”

    “早上好少爺……咳……咳……。”

    許錄擎緩緩點頭:“很好,你倒很聰明。我叫人把你的所有衣服從學校拿過來了。”

    “在哪里?我找不到。”凌麟的咳嗽總算停下來,但是胸口還是很悶。

    “全部在垃圾桶里。”

    凌麟無奈地苦笑:“我的衣服還沒有全部都破爛到這種程度吧。”

    “凌麟啊,你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嗎?”許錄擎把玩凌麟的優美脖子,慢慢問道。

    知道!你是一個變態,加上有深度的虐待癖好,而且極可能犯上某種致命的神經毛病的人渣!

    不過嘴上當然不能這么說:“這個,我不知道。”凌麟還很聰明的加了兩個字:“少爺。”

    “我這個人有很強烈的獨占欲。屬于我的東西,任何人都不可以碰。凌麟,你既然屬于我,就要完完全全地,徹底地屬于我,知道嗎?”

    我知道,知道你心理不正常。

    凌麟溫馴地低眉:“知道了,少爺。”

    許錄擎冷冷打量凌麟,說:“那我們就開始,讓你一步一步,徹底屬于我。首先,你以后,只能穿我穿過的衣服。”

    凌麟一愣,看向許錄擎。

    許錄擎把嘴湊到凌麟耳邊,說道:“因為,我要你身上時時刻刻,都有我的氣味。”

    老實說,除了“變態”兩個字之外,我還真找不出東西來形容你。

    凌麟扯著嘴角,點點頭表示他明白,腦袋瓜卻轉動起來。

    每天讓這個怪物的味道覆蓋在自己身上,也太惡心了。不如買兩套和許錄擎一樣的衣服藏起來,然后……嘿嘿嘿……許錄擎,你知道什么叫陽奉陰違嗎?這可是我凌麟的特長……

    下盤虛浮地走到學校,凌麟逃了上午第一、二節課,躲在喻峒的宿舍里休息。

    前幾天其實一直在穿許錄擎的衣服,但是心情還是很好,認為是小小的報復。可是現在穿在身上,渾身都不自在。

    該死的許錄擎,似乎很懂得精神虐待。

    舉起袖子聞一聞,凌麟憋氣地皺起鼻子。雖然沒有什么味道,潛意識里總感覺自己染上了一點什么臟東西。忽然發現自己這個樣子像一只傻乎乎的獵犬,凌麟把袖子放下來。

    凌麟,你這個笨蛋,你以為自己比狗好得了多少!

    玩具!

    可能比狗還糟。

    自從認識了許錄擎,凌麟一向頗為自豪的強韌神經似乎隨時都有崩潰的危機。用樂觀精神強撐,用天生的驕傲鼓勵斗志,可現實,現實總在殘忍地提示著凌麟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是一個普通人無法承受的災難。

    “我到底變成什么了啊?”凌麟忿忿不平地扯著衣袖:“如果有氣節,應該寧死不屈吧,可……自殺?自殺是蠢材才做的事。”

    襯衣似乎貼在身上,產生讓人雞皮疙瘩冒起的yi糜感覺,凌麟恨不得把它撕成粉碎。

    不行,許錄擎會知道的,那等于給他一個完美的虐待借口。

    “逃也逃不了,死也死不了,反抗也反抗不了。”無人的地方,凌麟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受不了!

    凌麟站了起來,決定把下面兩節課也逃了,去買兩套衣服。

    什么都干不了,逃課總可以吧?反正有許錄擎的特權撐著。

    上次在衣柜里看見許錄擎有兩套休閑的唯絲運動裝,剛好馬鞍山新開了一家唯絲專賣店,先買一點“預備裝”回來。

    買回與許錄擎那兩套衣服相似的套裝,連下午的課也已經開始上了十幾分鐘。

    凌麟在宿舍里換了衣服,然后才去教室。

    如他所料,老師沒有責怪他││當然是因為他最近對學校的“貢獻”,說不定許錄擎還和學校訂了什么臺底下的交易││只當他不存在似的讓他大搖大擺走進教室。

    喻峒坐在最前面,趁老師寫黑板的空檔,轉頭朝他做個鬼臉:好小子,科大四大殺手的課你也敢遲到!

    凌麟得意地眨眼:怎么樣,你羨慕?

    把書本攤開,借用學習的氛圍忘記關于許錄擎的任何事。他閉上眼睛,聽著老師熟悉的拖長的江西語調。

    “啊這個遞歸程序,有四個參數啊,但是啊,啊同學們看出來沒有?啊這四個參數……喂!你們兩個不要說話!啊后面的那兩個男同學。”

    有人站起來:“老師,黑板上有個地方寫錯了。”

    “哪里?”老師回頭。

    “那個調用的指令,是SEE,不是SEX。”

    噗哧,喻峒噴笑出來,有他帶頭,全班哄堂大笑。

    小老頭的臉紅成西紅柿,連忙擦了,小心翼翼改過,坐個手勢:“坐下坐下,有什么好笑的。這是偶爾筆誤,大家不要產生不好的聯想……”

    下面稍微平復的笑聲又爆發出來。

    凌麟也不禁揚唇。

    如果事情就是這樣多好?

    校園,同學,老師,數據結構,遞歸,還有參數……如果一切只是這樣簡單多好?

    下了課,和喻峒打打鬧鬧到了宿舍,凌麟拿了早上穿來的襯衣到洗手間去換。

    “這么快走?”

    “去換衣服。”

    喻峒搶過凌麟手里的襯衣:“嘖嘖,名牌啊!要去見那個……那個女朋友?”

    凌麟故意露出曖昧的笑容,引喻峒想錯方向:“你管不著,看著小花貓吧你。”

    “在這里換不就行了,又不是沒有見過。”喻峒壞笑。

    凌麟奪回喻峒手上的衣服:“我可是很純情的。”

    “哼哼!”喻峒做出色瞇瞇的樣子:“照幾張相出去賣給各系的學姐學妹,你說開是什么價錢好?啊……救命!”不及閃開,挨了凌麟一拳,倒在床上。

    在洗手間的門里換上許錄擎的襯衣,凌麟收起笑容,撫上胸前被咬出的傷痕。

    再過幾天,應該就可以結痂了吧?

    在此之前,不能像以前一樣隨意游泳,在朋友面前換衣服。

    如果不小心被喻峒看見了,怎么辦呢?就說是被女朋友咬的吧。

    凌麟苦笑,一天不擺脫許錄擎,謊言一天就無法停止吧。

    回到宿舍,正在啃餅干的喻峒立即躺下來,繼續裝死:“喂,你把我打成重傷了,快點賠償!”滿臉痛苦的樣子還真不是蓋的。

    “怎么賠啊?”凌麟倒很合作。

    “都說了,給我拍幾張照片去賣嘛。”

    本來不該介意的,神經卻猛然繃緊。

    “喻峒……”凌麟冷起臉:“想不想被我好好修理一下,讓你直到校園籃球聯賽開場都爬不起來。”

    喻峒嚇得立即爬了起來,張著大嘴阿諛奉承:“不想不想,我們凌大部長的照片怎么可以隨便發給花癡呢?這是世界上最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嘻嘻。”

    凌麟在他頭上敲一記重的:“后天就比賽了,你好好練球吧。”

    喻峒還他一記:“你呢?天天無影無蹤,有多久沒有陪我練球了?什么叫重色輕友你懂不懂?”

    凌麟也不好意思起來,是很久沒有練習。

    不是身體不適││當然是由于許錄擎的虐待││就是沒有心情。

    作為隊里的主力,這樣真不負責。

    “好啊,今天陪你練個夠本,走。”凌麟扯起喻峒。

    “喂喂喂……”喻峒指指凌麟的衣服。“先換了你的名牌吧,弄臟了我不賠的。”

    凌麟低頭看了看,笑道:“臟了不要你賠。”

    反正不是我的東西,是那只連人渣也比不上的暴力豬的。

    “喻峒,它撕壞有賞……”用開玩笑的口氣,凌麟搭著喻峒的肩膀,一起去召集隊友。

    今天要打個痛快!

    好久不曾摸最心愛的籃球,腿間還有深深的不適,凌麟卻自虐似的拼命練習。

    “分場,我帶一隊,喻峒你帶一隊。”

    “三步上籃,喂,張明,你這個球怎么投的?不是這樣,我投給你看,手應該這樣勾,起跳不要太早……急什么?比賽的時候更不能急,鎮定點。”

    扯著眾人在室內籃球場連續練到晚上八、九點,中途只吃了一頓晚飯,休息了一下。在累得七死八活的喻峒的苦苦哀求下,凌麟終于結束了這場恐怖的練習。

    凌麟自己也氣息喘喘,身上的襯衣不用說已經慘不忍睹。

    低頭看看,滿布的球印像勛章一樣,已經看不出衣服本來的顏色了。

    很高興!好像很久沒有這么暢快了。

    以前的凌麟……好像就是這樣子的吧。他笑著,抬頭看見漆黑的天空,收起笑容。

    回別墅,就像從天堂回到地獄一樣痛苦。

    不想這么早恢復玩具身份,凌麟在市中心的花壇邊躺下。

    “堅貞、堅強、堅毅……”看著頭頂藏在云層里的月亮,凌麟扳著手指數;“堅貞,我已經沒有了,不提。堅強?我怕死又怕疼,不敢和許錄擎對著干,也算不上堅強。”

    他嘆氣,無聊地眨眼睛。

    “可是,怕疼怕死是正常的,何況許錄擎會對爸爸他們不利。”思索一會,凌麟又覺得不能太打擊自己:“說起來,我是識時務者為俊杰,屬于比較聰明的一種。”

    最后一點。

    “堅毅?”凌麟疲倦地閉上眼睛:“是不是真的有一種人,無論被別人怎樣對待,心境都一平無波?如果我可以做到那樣,也許就算得上堅毅了。”

    “不管許錄擎怎么打,怎么罵,怎么戲弄,怎么虐待,我要像石頭一樣,毫不動容。”凌麟傻笑,猛然站起來,指著月亮說:“許錄擎,咱們湊合著過。看看誰變態,看看誰敷衍得好。”

    慷慨激昂說了一番,又撲通躺下。

    心情似乎好了點,他隨后拔根小草,放在齒邊叼著。消磨了兩個小時,才慢悠悠地回去。

    回到別墅的房間,許錄擎正坐在手提電腦前審核合約。

    凌麟從看見他的背影就一陣失望,為什么他不出國處理公務?

    “少爺,我回來了。”凌麟可沒有忘記今天早上的“教育”。

    許錄擎轉頭看看凌麟,勾手:“過來。”

    凌麟警覺,不知道又要干什么?他在外頭受氣了,打算找人欺負?還是他的下半身又沖動了?不會吧,他的能力也太強了。

    他小心審視,許錄擎深邃的眼睛沒有透露一點消息。凌麟放棄猜測││變態的心理是很難猜測的。

    凌麟走了上前,一臉無辜地看著許錄擎。

    “凌麟……”許錄擎點著一根煙,吸一口,朝著凌麟吹出。“你不喜歡煙味。”滿目的迷霧撲將過來。

    凌麟無法忍受煙草的刺激性氣味,皺眉屏住呼吸,等煙霧散去,才點點頭:“是。”

    “氣管對煙草過敏?”

    凌麟抿唇,原來許錄擎早就了解他的身體狀況,還利用這個整他。

    你這個怪物。

    凌麟點頭。

    許錄擎直直盯著凌麟,忽然微笑起來:“凌麟,我對你很了解,比你本人還了解你。”

    凌麟恭敬地低頭聽他夸口,心里向他做了無數個鄙夷的怪像。

    “我知道你所有的弱點,身體上的……”許錄擎又向凌麟噴一口煙,讓凌麟屏住呼吸。

    “還有,心理上的。”

    看見凌麟教人膩味的惺惺作態,許錄擎話鋒一轉:“我們來談談衣服的問題。”

    衣服的問題?

    凌麟低頭看看身上已經又爛又臟不可以稱為襯衣的襯衣,心里暗暗發笑,臉上卻帶出傷心愧疚的表情:“對不起,少爺。”

    “我說的不是這個………”一包東西仍在凌麟腳下,許錄擎冷冷說:“是這個。”

    凌麟臉色發青。

    今天新買的“預備裝”,打算在學校里偷偷換上,以抵制許錄擎“每天必須穿著主人衣服”的命令。

    凌麟記得他把這東西妥貼地放在喻峒的宿舍里。

    我被監視了。

    凌麟不動聲色,保持沉默。

    看來免不了一場痛揍,或者……嗯……強暴。

    好整以暇觀察凌麟的樣子,許錄擎臉上泛出詭異的笑容:“凌麟,你怎么不關心一下,你那個叫……喻峒的好朋友?”

    喻峒?好像被棒子當頭敲了一下,凌麟全身一震,當場跳了起來。

    “喻峒?你把喻峒怎么樣了?說!你說!”他沖向前,拎起許錄擎的領口,發狂地吼著。

    擔心和恐懼把凌麟的心糾結成一團亂糟糟的東西。

    許錄擎任凌麟拎著領口,冷靜地揚眉:“我會把他怎么樣,你猜不出來?”他邪氣而曖昧地反問:“我把你怎么樣了?凌麟。”

    凌麟猛抽一口冷氣。

    一萬種喻峒的慘狀,鬼魅一樣浮出眼簾。

    “你這個……” 話還沒有說完,拳頭就已經聚滿了全身力量揮出去。

    許錄擎伸手擋住這威力驚人的一拳,像老虎鉗子一樣反抓住凌麟的手,運力一緊,骨骼傳來可怕的脆響。

    脫臼了,凌麟疼得冒出冷汗。

    “打架要講技巧,凌麟。”許錄擎輕而易舉咬上拼命后仰閃躲的脖子,滿意地聽見凌麟絕不情愿的悶哼:“算你回來的快,我還沒有開始對你的寶貝喻峒怎么樣。”

    屬于他的熱氣吹進敏感的耳道。

    真的?

    凌麟斜視,不能確定許錄擎是否有撒謊,身體卻微微放松下來。

    “不過我的兄弟們都準備今晚好好爽快一下,不動喻峒動誰呢?”可怕的邪魅笑容:“或許,可以動動那只可愛的小花貓。”

    感覺凌麟全身的毛發又重新豎了起來,許錄擎滿意地加了一句:“女人還是比男人要吃香啊。”

    憤怒,他的小豹子要開始發飆了。

    那比假惺惺的溫順有趣得多。

    誰都會愛上逗弄凌麟的感覺,那是多過癮的一件事。

    氣紅的雙頰,握緊的雙拳,昨天在身下裝死魚的美麗身體微微戰栗,完全呈現不尋常的美態。

    凌麟盯著許錄擎,理智和瘋狂在腦中斗個難舍難分。

    該狠狠撲上去,即使后果嚴重也發泄一口惡氣,還是……識時務的忍耐?

    粗線條的喻峒,還有清純可愛,眼睛如草原上露珠那般清澈的小花貓,凌麟肯定他們沒有和自己一樣堅韌的神經忍受許錄擎的暴虐。

    冷靜!一定要冷靜!

    他閉上眼睛,按捺著沉重的呼吸。

    冷靜才能救喻峒和小花貓。

    如同用最先進的儀器壓縮空氣一樣,他嘗試壓縮已經冒起的怒氣,讓自己完全放松下來。

    閉起眼睛,深呼吸,數到十。凌麟睜開眼睛望向許錄擎,平靜地說:“可以動我。我不也一樣可以讓你的兄弟爽快嗎?我樣子不差,身材也好,再說……我還有經驗。”居然還給了許錄擎一個笑臉。

    “你?”非常不自在的感覺突如其來,許錄擎深黑的瞳孔收縮:“你自愿?”

    凜人的氣勢從環手的姿態透露出來。

    凌麟點頭:“是。放心,我會很聽話,很服從,很溫順。”他一字一句補充:“比伺候你更用心。”

    射到凌麟臉上的目光,比冰劍更利更冷。

    宛如刀削的俊臉繃緊,一股毫無來由的憤怒狂吼著從四面八方涌上,攻擊他的自信和驕傲。

    聽話?順從?溫順?

    他的小豹子,他辛辛苦苦弄來,費了心血欺負惡整的玩具,應該是一頭活力十足,任何人靠近都會吃虧的小獸。

    許錄擎冷冷盯了凌麟幾秒,緩緩搖頭。忽然甩手,給了凌麟狠狠一巴掌。

    巨大的沖力讓凌麟撲向一側的桌子,撞得桌上的手提電腦“匡鐺”一聲,和凌麟同時摔在地上。

    一陣巨響,昂貴的手提電腦親吻地面,撞破一角,液晶屏幕四分五裂。

    血絲,從凌麟唇邊蜿蜒而下。他抬頭,倔強地看著許錄擎。

    “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的東西。”輕輕地,滿帶著警告性地說出這句話,許錄擎不再看凌麟一眼,反手帶上房門離開。

    窗簾被晚風吹起,輕輕飄動。空蕩蕩的房間里剩下凌麟一人。

    你的東西?

    凌麟冷笑著,吐出一口帶血的涎沫,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

    許錄擎力度不小,右耳猶在嗡嗡作響。喘口氣,凌麟如被忽臨的閃電猛然一擊。

    喻峒!

    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凌麟劇震,打開房門,風一般飛撲下樓。

    許錄擎真的沒有對喻峒做任何事?還是他又在玩弄把戲?

    不敢信任許錄擎的為人,凌麟在相信和絕望的邊緣徘徊著狂奔。

    沖進校園,依稀閃爍著走廊上燈光的男生宿舍寂靜一片。凌麟大喊,敲打喻峒的房門:“喻峒,開門!喻峒!”

    “開門啊!”

    “你在不在!說話!喻峒!”

    每過一秒,不安便增加一分。

    安靜的夜空回響凌麟的叫嚷,四周騷動起來,不少已經熄燈的宿舍紛紛亮燈。

    就在凌麟打算提腳踹開房門的一刻,房門終于打開。睡臉惺忪的喻峒揉揉眼睛,嘟囔著抱怨:“你干什么呀!凌大少爺,你知不知道現在是幾……”

    還沒有說完,被凌麟緊緊一把擁住。

    戰栗的雙臂把凌麟異常的激動真實地傳遞過來。

    喻峒愕然,嘴里含著的幾個不滿的字眼立即無條件收回,機警地環視周圍一大圈看熱鬧的人,甩出學生會長的霸氣:“沒什么好看的,都回去睡覺。”

    一把將緊抱著他不放的凌麟拖進宿舍,砰一聲關上門。

    “怎么回事?”

    “噓,好像是凌麟。”

    “凌麟學長好像有點不對勁。”

    同宿舍的人好奇地從床上把頭探出來,喻峒逐個惡狠狠回瞪:“都閉嘴,睡你們的覺。”

    對付了好奇的多余人口,喻峒才有時間理會身上的八爪魚。

    “凌麟,出什么事了?”

    凌麟長長吐氣:“喻峒,你沒事,我真高興。”

    喻峒撓頭,真是牛頭不對馬嘴,雙手叉在腰上,露出審訊的氣勢:“什么你沒事我沒事的,你快點告訴我,你這是怎么了?”

    “什么也沒有,只是忽然……有點擔心你。”看看平安無事的喻峒,那張傻兮兮長滿青春逗的臉比平日可愛一萬倍,心里的高興和安慰又涌上心頭,凌麟用盡吃奶的力摟住喻峒,彷佛這樣才可以確定喻峒的安全。

    太好了,喻峒沒事。

    許錄擎沒有騙我,至少這次他沒有戲弄我。

    對凌麟突如其來的熱情摸不著頭腦,喻峒繼續困惑地撓頭。

    他皺眉,不耐煩地轉動脖子:“喂!你先把我松開好不好?我快斷氣了。”

    凌麟終于發現自己無法解釋的過分激動,紅著臉松手,扯動嘴角:“壞人活千年,你有那么容易死么?”他抬頭,給喻峒一個充滿陽光的笑容。

    “哇!”喻峒卻驚叫起來。

    “學生會長,現在都幾點了?”

    “就是呀……”躺在蚊帳里的舍友一陣怨言。

    喻峒放低音量,嚴肅地問:“你的臉怎么了?”

    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嘴角的血一直滴到襯衣上面,配上那件早就破爛骯臟的襯衣和滿身的汗,那里還有半分平日凌麟的樣子。

    這個時候才忽然發現需要對喻峒圓謊,凌麟沉默片刻,借口順手拈來。

    “我失戀了。”他發揮天才演技,做個傷心的苦笑。

    “失戀?”喻峒懷疑地打量凌麟:“就因為今天陪我們練了一個晚上的球?天啊!你的女朋友沒有這么小氣吧。”喻峒挺有義氣地問:“要我幫你解釋嗎?”

    凌麟搖頭做了個傷心的哭臉。

    喻峒嘖嘖表示同情:“就算分手,那也不用弄成這么一副樣子啊!她學跆拳道的?居然可以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請不要逗我笑,喻峒,我現在的嘴角很疼啊!”

    “可憐的兄弟,怪不得受了這么大的刺激。”喻峒一臉恨不得代他受罪的樣子,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咳咳,凌麟,那……那個……你這么緊張來找我,不會是……這個……”

    “這個什么?”凌麟不解。

    其實只是擔心你被許錄擎那個變態給怎么樣了而已啊!

    喻峒不知想到什么,居然有點臉紅耳赤,吞吞吐吐地說:“就是……就是……哎呀,就是小花貓啊,我可不會還給你的。”

    凌麟瞪大了眼睛,極端生氣地看著喻峒。

    “不會吧,你真的要?是你先拋棄她的!”喻峒看見凌麟的態度,立刻慌張起來:“我告訴你,我們已經是正式男女朋友。雖然你現在挺可憐的,但是……但是我絕對不會因為這個把小花貓讓給你。”他梗直脖子。

    你這個重色輕友的畜生!虧我這么擔心你,你居然……居然擔心這個!

    凌麟簡直要昏倒。

    幸虧他還沒有昏倒之前,理智地爬上喻峒的床,順便把喻峒一腳踢了下去。

    “失戀皇帝大,你今天睡地板。”

    不管喻峒嘀嘀咕咕抗議,把蚊帳一拉││暈倒。

    不知道是緊張過后放下心,還是久違的宿舍硬板床的作用,凌麟睡了一個好覺,直到喻峒扯著他掉到地上,才醒了過來。

    “喂!失戀男孩,快遲到了!”喻峒的臉湊了上來。

    凌麟睡眼惺忪地對上喻峒的大熊貓眼,笑了出來,又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警告道: “不許把我失戀的事情到處宣傳,知道嗎?”

    喻峒一臉驚訝:“還用得著宣傳?凌大少爺,你昨晚吵醒了整個學校的人宣告你失戀,你忘記了?”

    凌麟一愣,好半天才在自己頭上用力敲了一下重的。

    慘,今天還不知道要應付多少人的安慰關懷。

    當真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享受”了一整天讓人頭皮發麻的同情關愛眼光││大多數出自那些暗自竊喜的學姐學妹,凌麟為自己哀悼一次又一次。

    “凌麟,你真的沒有事吧?”小花貓難過的再問一次,她還是很關心凌麟的,雖然現在喻峒已經正式成為她的男朋友,并且她現在正被喻峒擁在懷里。

    凌麟沒好氣地看他們兩人一眼,看看他們甜蜜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經你情我愿很多年了。

    女人真善變啊! 男人也是……想起昨天喻峒毫無兄弟義氣的表白,凌麟再次惡狠狠瞪一臉滿足的喻峒一眼。

    “我沒事,只要沒有人故意在我面前肉麻刺激我的話。”

    喻峒立即反擊:“是你品位不好,找了個這么恐怖的暴力女郎。”笑瞇瞇看向懷里溫柔的小花貓,“還是我有眼光,是不是?嘻嘻。”

    柔情蜜意鏡頭看得凌麟一頭冷汗,心中大嘆倒霉。

    我找個鬼暴力女郎!

    要不是為了你這個重色輕友的混蛋!

    一腔怨言哽在嗓子里,還要悶聲受這個冤枉,凌麟唯有懊惱地甩頭。

    小花貓戳戳喻峒:“喂,凌麟好像真的不對勁啊。”

    “對啊……”喻峒點頭,沉思性地打量凌麟:“凌麟,你千萬不要出狀況!我們明天的比賽可是很重要的!”

    凌麟氣得瞪眼。沒有人性的喻峒,我怎么會認你做兄弟的!除了錢、小花貓、得獎外,還有什么?

    從草地上爬了起來,凌麟一臉不自在:“我回去了。”

    眼見凌麟深情古怪,大大咧咧的喻峒也不安起來,忙松開小花貓,追上凌麟。

    “凌麟!”搭著凌麟的肩膀,喻峒嚴肅的說:“好兄弟,我知道你心里難受。我們自己人,開的玩笑你不要放在心上……明天的比賽,你不想上就算了,我們一定給你打得漂漂亮亮。”

    凌麟停下腳步,斜他一眼。看不出,這小子也有這么感性的時候?

    曲線優美的唇揚起一條弧線,凌麟擂喻峒一拳,哈哈笑道:“滾吧你,你這個樣子不要把我嚇死了。明天球場上見吧。”

    小花貓趕到的時候,兩人已經又開始打鬧起來,只好望著他們搖了搖頭。

    喻峒,小花貓,你們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們……

    告別喻峒和小花貓,凌麟一邊走進別墅,一邊盤算著明天的比賽。

    對方是挺有名氣的校隊,隊長是個籃球世家的子弟,技巧好,攻擊力也強,是個勁敵。

    至于其它隊員,他仔細地想,只有一個前鋒要小心,

    先洗澡,然后好好睡一覺,保持最好的狀態,明天起早一點先練練投籃。

    對,沒有球服,明天一早要找喻峒借一套球服。該死的許錄擎,居然把他所有的衣服都給……

    走進大廳,思維中斷,凌麟停下腳步,略帶詫異地看著許錄擎。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威勢和壓迫感的英俊男人,居然正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看報紙。

    他昨晚不是走了嗎?還以為會像上次一樣幾個星期才回來。凌麟一陣沮喪,看來今晚的休息計劃終止,明天能不能爬起來還是一個問題。

    該死的,這次的獎杯可是大家都勢在必得的。

    果然,許錄擎從報紙里抬頭,理所當然地吩咐:“上樓,去洗澡。”

    上樓,洗澡,凌麟明白這四個字代表著什么。強迫的性行為,還有暴力傷害,渾身的傷和行動不適。

    為什么是今天!為什么偏偏是今天?凌麟憤懣。

    這樣的話,到明天,別說打球,他也許連自己走路的能力都沒有。天知道他多渴望聽見球場的歡呼,多渴望在敵隊的包圍中利落地轉身,痛快地把球投進框里。

    喻峒和隊友們失望的臉,一個個浮現在腦中。

    還有坐在觀眾臺上的小花貓,一定會郁郁不歡。

    腳步說不出的沉重,一股說不出的倦意襲上心頭。

    許錄擎怎么會明白?他只是玩具。

    可他需要有支持自己的東西存在,例如,友情;例如,籃球…… 還有,和伙伴們擁抱在一起歡呼的激情。

    凌麟抿唇,站在客廳不動。

    許錄擎從報紙中抬頭,發現人還愣站著,不滿地挑眉:“要不要我抱你上去?”

    “不用。”凌麟別過臉。

    咬著牙,上樓,洗澡,走出浴室的時候,許錄擎已經等在床邊。

    被男人隨意地上下打量,凌麟感受到如鞭子抽打在身上一樣刺痛的眼光。

    主人檢查玩具的目光,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玩具。

    只是一個玩具。

    凌麟捏緊拳頭,無形的絕望籠罩著他的心靈,這片戰場此刻看來黑暗一片。

    但一個隱隱約約的聲音,像一個小亮點似的,就在前方。

    不要放棄,他緊握著最后一點堅毅。請你不要放棄,凌麟,曾經在校園中放聲大笑,被暖洋洋的陽光覆蓋的凌麟。

    小小的聲音在心房里鼓勵著他。

    去爭取一點東西,不管怎么樣,去爭取一點點││渴望保留的東西。

    不要放棄自己。 歡迎訪問書包網,本頁地址是:https://m.bookbao123.com/page/62651/16564649.html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北京赛车冠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