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害+番外_第7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書@包¥網 m.bookbao123.com     凌麟挺立著站在浴室門口,任許錄擎打量了很久。(m.bookBAO123.com 書-包#網)一絲絕決掠過年輕的臉,他走到許錄擎面前,出人意外地跪了下來。

    “我用口來幫你做,行不行?”凌麟仰著頭,輕聲問許錄擎。

    他一派平靜,就像在問我今天穿這件衣服行不行一樣尋常。雖然他的拳頭攥得那么緊,用力的指甲已經刺入掌心。

    許錄擎瞇眼,挑高凌麟的下巴:“用口做,你會嗎?”

    “我沒有做過,不過肯定會學得很快。”凌麟淡淡地,心底卻不如表面上平靜。

    誰想到,自己居然會跪在男人腳下主動要求ko交?

    “原因?凌麟。別告訴我你是怕疼。”

    “因為……”凌麟苦笑著,抬起頭。“明天我要打比賽││籃球比賽。”

    很傻,是不是?

    很賤,是不是?

    再見吧,不抵抗策略,我已經輸了。曾經信誓旦旦,但畢竟還是沒有足夠的堅毅。

    那么多的努力后,到底還是跪在這個男人腳下請求慈悲,像折斷翅膀的鳥兒一樣下墜。

    許錄擎銳利冰冷的眼刺進凌麟喪失防備的靈魂深處。

    挺不住了嗎?我倔強的小朋友。

    不玩你那些可笑的抵抗策略了?

    陰鷙薄唇高傲地抿緊,然后慢慢說出刻薄的話:“你以為用口就可以保持體力嗎?哈,還真是幼稚得可以。”

    捏住凌麟雕刻般優美下巴的手暗暗加力,許錄擎滿意地看著他的玩具痛苦地擰起漂亮修長的眉,卻不做抵抗地咬著下唇忍受著。

    附在凌麟耳邊,低沉的話語縈繞:“就算不正式的干你,我也有很多方法玩得你奄奄一息。”掐得凌麟下顎青紫一片,許錄擎終于收回手,讓凌麟微微喘了口氣。

    只是喘口氣。

    很快,新的命令下達。

    “脫了衣服,凌麟。”下令的人很舒適地靠在床邊,用腳猥褻地觸碰跪在面前的玩具的胯下。

    還是不能幸免。凌麟在心底嘆氣。

    凌麟,你又做了什么傻事?

    跪在許錄擎的腳下求他讓你幫他ko交……還被拒絕了……我是個玩具……玩具。

    他站起來,冷漠地執行許錄擎的命令。冰一樣的表情凍結了周圍的空氣,只是許錄擎不為所動,依然興趣盎然。

    修長的手指把襯衣的扣子一顆一顆解開,露出結實勻稱的胸膛,然后瀟灑地把衣服向外一翻,將充滿肌肉感的背部和許錄擎最喜歡啃咬的光滑小腹完全呈現出來。

    頗有煽情意味地將襯衣拋在腳邊,凌麟不自覺地想起以前和喻峒他們一起偷看的a p。

    片中女主角扭著身子寬衣解帶的樣子,是不是和現在的自己有幾分相似呢?

    墮落吧,敗軍無回旋的余地。

    象征光明和活力的球場,離得那么遠,不再有力氣觸碰。

    沒有看許錄擎半眼,繼續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向褲頭。抽出腰間價格驚人的名牌皮帶,刷一聲拉下拉鏈。

    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得干干凈凈,凌麟冷冷望向許錄擎││那個喜歡微笑著毀滅人的惡魔。

    滿意了嗎?我就待在這里,任你盡情玩弄。

    凌麟盡量保持冷漠,他相信自己已經麻木。可惜他并不知道,他現在望向許錄擎的眼里,包含了很多他不想讓許錄擎發現的東西││憤怒、自卑、怨恨、羞恥、絕望,還有……掙扎………

    許錄擎眼里電花火石般暴起精光。

    多漂亮的凌麟!

    倔強又脆弱,卻沒有將身上的陽光和青春減少分毫。

    每一寸顫抖的肌膚,每一根隨風飛揚的發,每一個變化動蕩的眼波,都在向許錄擎展示他豐富得讓人眼花繚亂的內心世界。

    讓人想親吻,想撫摸,想好好地去愛……

    無聲的贊嘆驟然停頓,許錄擎擰起充滿男性魅力的濃眉。

    愛?

    如被劇毒的蛇咬到,他倏地縮回情不自禁伸向凌麟的手。

    愛?為什么會想到這個可笑的字眼?

    對上凌麟疑惑的表情,許錄擎暗中甩頭。

    愛上他,一個玩具?那和把致命的弱點送到敵人手上有什么不同?

    不動聲色地靠近像待宰羔羊一樣溫馴的凌麟,許錄擎膩人地舔上他厚實的耳垂。

    伸手,將凌麟推倒在宛如刑場的大床上。

    許錄擎轉身進了浴室,不一會,拿著一瓶東西出來:“喝了它。”

    凌麟瞧瞧那詭異的瓶子,毒藥?春要?反正不會是好東西。

    “喝了它。”瓶子強硬地遞到凌麟唇邊。

    他明白不喝也會被灌下去,許錄擎眼睛里明明白白寫著這個意思。

    嘆口氣,凌麟把嘴張開,自動自覺讓液體進入喉嚨。味道不算太怪,糖漿型的藥?

    許錄擎把倒空的瓶子扔到地上,視線落在凌麟的腰間。粗糙有力的手掌,覆蓋在發亮的小腹皮膚上。

    結實的,沒有一點贅肉的小腹,有著上好的曲線。

    居高臨下地審視自己的所有物一番,許錄擎輕聲吩咐:“把腳分開。”

    又是一個屈辱的命令,凌麟閉上眼睛,索性將自尊心重重扔出大腦,盡量臉色如常地按許錄擎命令行事。

    打開的雙腿間,趴著尚未蘇醒的分身,漂亮健康的顏色,藏在腿根中,溫馴又充滿原始的力量。

    許錄擎站在床頭,帶著不明其意的微笑低頭看著完全赤裸的少年:“你的筋骨不是很軟嗎?再張大一點。”不等凌麟動作,他彎腰,伸手把凌麟的雙腿分得更大。

    中間漂亮的器官更無遮無掩地暴露出來,帶著少年的青澀,膽怯地藏在并不茂密的黑色草叢中。

    尷尬導致的紅色,爬滿凌麟緊閉眼睛的臉。

    許錄擎一手托著腮幫,沉吟著。

    “聽過SM沒有?”隔了一會,含意曖昧的話摻和著惡劣的笑意傳來。

    SM?凌麟狠狠咬了咬牙,有沒有什么辦法讓許錄擎今天晚上暫時失去那個的能力?呃……最好是永遠失去。

    “睜開眼睛,凌麟。”

    凌麟順從地睜開眼睛,許錄擎手里拿著一樣東西,似乎挺眼熟。SM道具嗎?凌麟定睛,終于看清楚,是幾條似乎專門用于束縛的皮帶。

    “這一條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用過的。”許錄擎解釋。

    這家伙在記恨,他要報復……凌麟無語。

    看來今晚免不了被他用上滿清十大酷刑。想到明天的籃球賽,凌麟黯然。沒人能在被這個男人虐待后的次日清晨爬起來打籃球。

    黯然不過片刻,手腳已經被分成大字形,分別用皮帶綁在大床四角。凌麟澄清的眸子轉動,焦距對準一臉邪氣的許錄擎。

    “有什么感覺?”許錄擎雙手環胸,站著審視自己的杰作。

    像一只等著被人屠宰的,帥氣又無辜的豬。凌麟心里立即糾正:不,應該是等待被另一只豬屠宰的豬。

    在沉默中,許錄擎猜不到凌麟心目中的答案。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眼前充滿誘惑力的軀體吸引。

    修長的手腳,無助地被束縛在床上,牽出柔和的肌肉線條,令柔媚和清純的美交錯。一絲不掛的少年身體,上面若隱若現的新傷舊傷、吻痕、齒印,充斥yi穢的氣味。

    “這快好了。”指尖觸碰前些天咬傷凌麟的地方,傷口只剩下淡淡的玫瑰色澤。許錄擎仔細審查凌麟軀體的每一處地方,指尖起伏著延身體曲線移動,直到確定那上面每一個痕跡都屬自己所為。

    占有者的驕傲藏在許錄擎的眼底。

    凌麟無暇聽大變態的廢話,他的大腦開始本能性保護。亂七八糟的思維引開對現實的恐懼,轉而琢磨想象中的滿清十大酷刑會可怕到什么地步。自己身體適應力很強,經過這么多次非同凡響的“磨煉”,也許已經養成百“做”不死的體質,說不定明天還可以參加球賽。

    剛剛才決定死心認輸,天生的倔強精神偏跑出來大聲抗議。凌麟對自己的搖擺不定真不知道該恨該愛。

    可樂觀的種子,又開始生根發芽。

    勉強忍耐著新傷,應該至少能把前半場堅持下來。如果前半場拼命點,多拿幾個三分球,那下半場……

    下巴忽然發疼,把凌麟的思維拉回現實。

    被高高挑起的臉對上一雙深邃凌厲的眼睛。許錄擎冷冷地表達不滿:“你又走神了。”

    “呃……”既然重新燃點希望,為了讓十大酷刑的威力稍減,裝死狗是必要的。凌麟恭敬地道歉:“對不起,我太害怕了,所以……”

    “我可看不出你全身上下有哪個地方害怕。”

    來了,已經開始故意找碴了。凌麟在心里嘆了口氣,誠懇地解釋:“我害怕時外表是看不出來的,是……家族遺傳。”

    許錄擎危險的目光落在他臉上,扯扯嘴角,慵懶地開口:“凌麟,我們來個測試好不好?”

    能延遲一分鐘算一分鐘,凌麟非常配合作出疑惑的表情:“呃?”只要不是和虐待有關的測試就好。

    許錄擎出題:“猜猜我剛剛給你喝的是什么。”

    這個問題,凌麟其實早在猜啦。

    “猜對了,今晚我就饒你。”

    有這么好的事?凌麟眼中一亮,明天的球賽、三分球、扣籃、小花貓、喻峒……雖然目前赤身裸體的狀態并不適合玩猜謎游戲,但是凌麟已經努力思考起來。

    最大的可能是春要,但也有可能是……其它暫時想不出來,反正一定不是好東西。

    許錄擎提醒:“你只有一次機會。”

    一次機會?凌麟蹙眉。如果這樣,只有選春要了。

    “是春要?”他充滿希望地問。

    許錄擎臉色詭異,瞅了凌麟片刻,肩膀開始微微抖動。

    許錄擎笑起來,戲謔地問:“為什么是春要?”

    因為你是個變態!這個答案凌麟目前當然非常識時務地沒有說出來。

    “直覺。”凌麟問:“我答對了嗎?”如果對了,拜托你一定要實踐你的承諾。

    變態也該講信用吧?

    許錄擎笑容漸斂:“錯了。”無情的答案。

    凌麟發亮的臉立即黯淡:“錯了?”不是春要,還能是安眠藥不成?

    “是安眠藥。”

    “呃?”這次真的是由于驚訝而發出的聲音。

    “算你運氣好,我今晚另有約會。”強壯的男人俯身,貪婪地咬上凌麟的唇:“如果明天沒拿到第一名,丟了我的臉……”

    許錄擎的聲音,危險又充滿濃濃的誘惑力:“我會好好教訓你喔。”

    曖昧地在凌麟毫無保護的下體重摸一把,扔下這句威脅意味很重的話,再不理會赤裸裸留在房間里的凌麟,許錄擎風度翩翩走向房門。

    砰,關門聲傳來,房間只剩一臉疑惑的凌麟。

    離開了……

    就這樣?

    不敢相信有這樣的好運,變態的心思真難猜啊。如果他經常這樣反復無常倒是件好事。凌麟被許錄擎的反應弄得莫名其妙,直到聽見樓下許錄擎上車馳去的聲音,才確信那個卑鄙的人渣已經離開。

    哈!還以為今天會很難熬呢。 可見吉人自有天相。

    凌麟忍不住挑眉笑了一下,低頭打量自己光溜溜的身子。

    難道不抵抗策略奏效,自己魅力不再?剛剛的頹廢放棄,也許歪打正著,屬于許錄擎最不屑的行為。不管怎么說,自從認識許錄擎后,第一次的好運氣總算出現了。凌麟衷心希望這種好運氣一直跟隨。

    不知道哪個倒霉蛋和他約會,一定會被狠狠修理吧。

    凌麟,繼續努力!也許很快,就可以成為“棄男”一名。

    努力,努力……

    兩分鐘后他想到了當前最需要努力的地方││先把綁住四肢的皮帶解開。試著掙扎一下,發現許錄擎綁得并不算緊,凌麟沒多久就把自己解脫出來。

    匆匆套上睡衣,凌麟心情舒暢。處于他這位置的人其實不該有這樣的好心情,但凌麟還是忍不住高興。

    他輕快地哼著歌,用手把枕頭拍得松松軟軟,舒服地把自己摔在厚厚的床墊上,渾然不知剛剛開走的汽車已經無聲無息駛了回來,就停泊在樓下。

    一雙黑不見底的瞳子,將窗中興奮的身影牢牢印下。

    看著房間的燈光熄滅,許錄擎把車窗關上,為自己悠閑地點上一支香煙。淡淡的煙味,彌漫在狹窄的密閉空間里。

    閉上眼,彷佛可以看見凌麟咳嗽著蹙眉,脆弱的神態,教人恨不得狠狠抱著他,蹂躪地吻,再深吻。

    一絲幾乎無法察覺的微笑逸出許錄擎的唇角,此刻,向來以恐怖邪惡著稱的許二少爺眼底,居然出現一些可以稱為溫柔的東西。

    凌麟加籃球,等于快樂的活潑的像小豹子一樣的凌麟。這個等式使許錄擎忽略了下身的漲疼,天知道他剛才多想抱著凌麟,感受他的緊窒和溫暖。

    凌麟做愛時倔強的反應,凌麟的狡猾,凌麟高ch時手腳無力媚眼如絲的模樣……

    混蛋,怎么總是想著凌麟?許錄擎猛然驚醒,把手里已經燃到盡頭的香煙頭捏熄,踩下油門。

    不對,該去找點新鮮的東西玩玩。

    今晚不過是慈悲心忽然發作,就像天空有時會砸下一兩塊隕石一樣。凌麟是……嗯……是不是玩具,以后再說。

    打開車窗,晚風迎面熱情地投懷送抱過來,臉上泛起絲綢般的觸感,不由自主,還是想起那小東西。

    他跪在腳下,仰頭問:“我用口來幫你做,行不行?”

    那憂傷的決斷在瞬間穿透許錄擎的靈魂,讓一些些不知不覺中滋生的東西無所遁形。

    愛?

    許錄擎緊踩剎車,公路上響起輪胎與瀝青地面的刺耳摩擦聲。

    不不,他搖頭。不是愛。

    開玩笑,最多……最多……

    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許錄擎點燃一支新的香煙,狠狠抽起來。

    第八章

    飽飽地睡了一覺,凌麟起身的時候特別神清氣爽。

    “命運還是沒有放棄我呀。”對著鏡子精神奕奕地點頭,凌麟像教訓鏡中的自己一樣:“昨晚怎么可以喪失斗志?你其實挺堅毅的,知不知道?”

    呵呵笑起來,轉頭環視,一切都顯出愉快的顏色,連平日很不順眼的房間也在陽光的照射下可愛起來。

    加油!和喻峒他們一起,痛痛快快地流一場大汗吧……

    馬鞍山的市中心,今日熱鬧非常,觀眾大多數是年輕的學生,絡繹不絕涌進體育館。

    擁擠的體育館,喧鬧的觀眾,眾多強燈的照射更加突出了在這個炎熱的季節里流汗的重要性。

    許錄擎放棄了今天原定要參加的亞洲網絡經濟合作協商會議,坐在體育館的主席臺上,忍受著這里差勁的空調設備。

    毫無疑問,這么不顧后果的行為一定會照來一群老臣日為時不短的“噪音攻擊”。不過……

    值得!

    “凌麟!凌麟!”

    “好棒!凌麟”

    “啊啊!加油啊……”

    “………… ”

    每一句喝彩都讓許錄擎說不出的高興。

    周圍的人群在屏息等待后,狂熱地歡呼起來。

    “凌麟,又投入一個球。 ”

    沖過兩個防守,與喻峒交接了一次過后,以萬夫莫敵的姿態三步上籃,騰空的瞬間,將手上的球準確無比地投入籃中。

    力量、意志完整體現在帥氣的臉上,汗水浸sh單薄的球衣,貼現出矯健勻稱的身體。

    充滿自信和美感的凌麟讓人發狂,場中的女孩子們都在喪失了理智般尖叫。

    他是我的……

    許錄擎微笑著,將熾熱的眼光緊緊黏在凌麟奔躍的身影上。

    他是我的,凌麟是我的。

    強健有力的腿,呼吸起伏的胸膛,拍打籃球的手,閃動光華的眼睛,偷去無數女孩芳心的俊美臉蛋,還有他滴落在籃球場上晶瑩透亮的汗水,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

    又一個漂亮的三分球!

    全場再度爆發歡呼,沸騰的情緒感染了凌麟。他夸張地擁抱喻峒,讓女孩子們更加激動地尖叫起來,然后向站在場外的教練打了個勝利的手勢。

    你在找誰?凌麟。

    找我么?

    看見凌麟精光閃爍的眼環視觀眾席,許錄擎的心忽然緊張起來。

    在找我?

    一陣莫名的狂喜,剎那徹底包裹冷硬的心。從來沒有……這樣地期待過。

    看過來,凌麟。我在這里,在主席臺。

    許錄擎不由自主,眼光變得熱切。

    看過來,很顯眼的地方,一偏頭就可以看見。

    看著球場上顧盼生輝的男孩,渴望得到一個微笑的愿望居然如此強烈。

    那雙漂亮的眼睛與自己相碰,會有什么樣的眼神?

    凌麟的眼光沒有傳到許錄擎處。

    他望著另一個方向微笑,這個表情讓許錄擎些許溫柔的心又忽然僵硬起來││失望,讓許錄擎惱怒。

    凌麟對著小花貓微笑,溫柔地,光明正大的,友好的微笑。然后,拿起喝完的空礦泉水瓶,玩鬧地扔了過去。

    小花貓又笑又氣地伏在室友身上躲過飛來的攻擊武器,大叫:“喻峒,快來救命啊!”

    喻峒卻拍著凌麟的肩膀,一起大笑起來。甚至喻峒自己也扔了一個,再和凌麟哈哈大笑。

    “啊!我也要!我也要! ”

    “好帥啊! ”

    …………

    其它人大叫起來。

    凌麟玩開了頭,四處找尋觀眾臺上隊友們的女朋友或者平日比較熟的女生,將手邊的空瓶一個個扔過去,引得陣陣騷動和尖叫。

    他不知道,一雙深邃的黑眸正盯著他。

    看這里,凌麟,看這里!

    我在這里!該死的。

    許錄擎的指甲在木質的座椅上深深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戴著光環的凌麟暢快地享受著汗水和歡呼,他的心靈在籃球越過半空時飛得如此悠然,根本忘記了對他虎視眈眈的惡魔。

    你是我的,看著我!看著我……

    聽不見許錄擎無聲的呼喚,凌麟一無所覺,他任性地施展魅力,爽朗地笑著。

    他現在是真正的凌麟,自由,自信,生活在陽光和歡呼里的凌麟。

    不是玩具,不是下賤的奴隸,不是躺在地毯上的可憐小狗……

    ││是凌麟。

    比賽終于結束,結果不出所料,凌麟的隊伍大獲全勝。

    興奮地摟著兄弟們想去參加慶祝會的凌麟,此刻面色發青地望著體育場大門。

    可怕的熟悉身影,就在面前。

    優雅得猶如美洲豹的許錄擎,依然用迷人的風度欺騙世人。

    “有空嗎?”微笑中藏著冷冽陰冷,許錄擎問:“關于你上次寫的實習軟件,主管呈上來給我看了,有點問題,我想……”

    喻峒倒吸一口清涼氣:“太平集團的總裁?”

    “是的。”許錄擎對喻峒點點頭:“我能和我的未來員工單獨待一會嗎?還是你們有節目?”

    凌麟手足冰冷,盯著許錄擎,不發一言。

    喻峒當然不會阻礙凌麟在他心目中相當于平步青云的未來事業,連忙合作地搖頭:“不不,我們沒事。你們談,你們談。”拍拍身邊的隊友,“快走,別礙著凌麟的正事。”臨走前,還給凌麟使個眼色:大老板垂青,你小子抓緊機會。

    凌麟苦笑。

    冷眼看著許錄擎把喻峒等人和教練以公事的借口哄走,留下自己單獨一人面對許錄擎。

    安靜中,才發現情況異常。凌麟回頭一看,發現已經人去場空。花了什么手段,讓這個剛剛才人聲鼎沸的體育場,這么快就空無一人?

    凌麟看看空蕩蕩的球場,開口:“你來了?”

    “我早就來了。”

    凌麟詫異:“來看比賽?”

    這句普通的問話讓許錄擎的怒意忽然上升到極點。越生氣,他的微笑越爾雅:“不是……” 許錄擎說話的冷冽語氣與他臉上的溫柔表情有天地之別:“來看一個笨蛋到處扔礦泉水瓶。”

    被許錄擎的話勾起剛剛盡情享受過的自由和歡暢的記憶,凌麟盡可能不讓許錄擎察覺地輕笑起來。

    “我很累了,可以回去嗎?”身上的汗黏呼呼地,要好好洗一個澡才行。

    許錄擎搖頭:“不可以。”

    一眼瞥見許錄擎邪魅的笑臉,凌麟警覺頓生,小心翼翼發問:“為什么?”

    “因為……”許錄擎毫不覺羞恥地,輕松地說出他的企圖:“我要在這里干你。”

    “什么?”凌麟毛發直豎。

    這是什么變態手法!

    “你……你說什么?”吞一口唾沫滋潤干燥地嗓子,凌麟不確定的問。

    許錄擎冰冷的掌心撫上凌麟被汗水染得sh漉漉的臉,輕佻又殘忍地說:“不明白我在說什么嗎?我說……”yi穢的手指從臉龐滑到鎖骨,繼續向下游弋:“我要在這里干你,上你,抱你,ca你……你喜歡哪個說法?”

    凌麟壓抑胸膛急促的呼吸,一把抓住許錄擎已經到達褲頭的手:“這里是……公眾場合。”

    “我就是要在公眾場合上嘗嘗你的味道。”許錄擎喜歡凌麟現在驚惶的樣子。

    凌麟踉蹌后退,竭盡全力穩定語氣:“公眾場合沒有關系。你喜歡哪里?公園的草地,人民影院的門口?那里更加公眾化。”

    “就是這里。”技巧性反剪凌麟的雙手,許錄擎像野獸一樣把他撲倒在地板上,冷冷說:“我要你以后每次打籃球,都清楚記得自己的身份。”

    接觸到許錄擎色欲冷酷的眼睛,凌麟霎時明白許錄擎目的所在。

    這男人要摧毀他,摧毀他的籃球,摧毀他的斗志,摧毀他竭力保護的另一個凌麟。許錄擎聰明地找到了他的致命點,推朽拉枯致敵死地,不費吹灰之力。

    “放開我!”凌麟第一次奮力抵抗著,他知道許錄擎不是在說笑。

    決戰就在眼前,凌麟被他制住,只等屠刀。

    心底一陣刺痛,凌麟慌張地搖頭。

    哪里都可以,不要是這里!

    “我剛剛在看比賽的時候,就想著要你穿著球服來讓我干了。”許錄擎蠻橫粗魯地伸入凌麟的褲子,強硬地揉搓凌麟的分身。

    球服?

    這是喻峒借給我的球服。

    不行!不行! 你不能在羞辱我的同時,羞辱我最好的朋友。

    凌麟激烈地掙扎起來,曲起膝蓋撞擊身上的許錄擎,遭到許錄擎在小腹上毫不容情的懲罰性的一拳。

    “嗚……”被毆打的疼痛毫無掩飾地直面攻擊,凌麟覺得連肝都要被打飛出來。

    但他還在掙扎扭動。

    不要!不要弄臟喻峒的衣服。

    不要弄臟這個地方。

    身下冷冰冰的木板地,是平日和隊友練習的地方。

    在上面跑過無數個來回,摔了不少交,滴下多少汗水。

    在這籃球專用的木質地板上,騰空躍起過多少次,把手里的籃球驕傲地透進籃里。

    不要用ji液和yi亂玷污這里!

    求你!

    “不要!”凌麟嘶啞著嗓子喊叫著。

    喻峒在看,小花貓在看,剛剛尖叫著為他歡呼的人都在看著。

    看著……凌麟在一個男人的身下……

    眼淚,不知何時涌出眼眶?晶瑩的淚珠比甘露還清澈,沒有一點雜質。

    “不要……”凌麟凄慘地搖頭,哀求著已經把他翻過身,正在用手指擠壓著后庭的許錄擎。

    沉默的主宰一意孤行,惡劣地用指尖劃過媚惑的股溝。

    凌麟有生以來最劇烈的戰栗。

    “不要……啊……求你……”纖細的項頸深深后仰,幾乎到要折斷的地步,他最大幅度地晃動腦袋。

    忘記不抵抗策略,忘記弱點不可讓敵人看見,忘記曾發誓永遠不被許錄擎影響心靈。

    真實的眼淚,真實的哀求,把最脆弱的地方展現在命里的惡魔面前。

    “不要在這里……求求你………積點陰德……積點陰德吧……”

    凌麟慘烈的哭泣聲回蕩在空曠的體育場上空。

    他有那么多的夢想,那么堅韌的神經,那么強的斗志。他想快樂的生活下去,只不過想,竭盡全力保護自己而已。

    不應該猶豫,卻真的猶豫了。

    許錄擎不帶感情地按住哭叫的凌麟,插ru秘處的指頭沒有再來回翻動。

    凌麟的哭聲真切得教人心疼。抽cu般的疼痛讓許錄擎呼吸緊張,他從未聽過這樣凄慘的哀求。

    毀了凌麟?

    這個驕傲的男孩,初見時蒙著雙眼,卻給了他狠狠一腳,逃之夭夭。他倔強的斗志讓許錄擎贊嘆不已,如他五彩的心靈一樣,煥發無窮魅力讓許錄擎流連忘返。

    要毀了他很簡單。

    在這個地方。這個剛剛才讓他歡騰驕傲的地方,把他所有的心底乞求保留的東西逼出來,當著他的面踩個粉碎。

    那樣,他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玩具。發瘋或者墮落,兩個下場必居其一。

    玩具││是沒有靈魂的……是沒有凌麟那么豐富的內心的。

    不知不覺,許錄擎已經停下動作,他在沉思。

    身下的凌麟可憐巴巴,帶著些微希望,緊張地注視著忽然停止肆虐的許錄擎的一舉一動。

    他從不認為許錄擎是一個有慈悲心腸的人,不過現在,他祈禱上天。

    至少,讓許錄擎還有一點點人性,不要把他折磨到最不堪的地步。

    身體由你擺布,請放過我對你而言無用的心靈。

    慘淡的俊美,讓人心軟。

    時間在憂傷的歌中蕩漾,越過體育館高高的玻璃窗,迤邐遠去。

    居高臨下冷冷凝視凌麟許久,許錄擎終于放開凌麟,像神一樣站了起來。

    凌麟還是躺在地板上不敢動彈,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也許都會惹來許錄擎再度折磨的興致。

    他不想惹許錄擎,尤其在這個地方,尤其在這個時候││現在,喻峒他們應該正在互灌著啤酒,一邊慶功一邊笑罵有了合約忘了兄弟的凌麟。

    “走吧。”許錄擎很不客氣地把凌麟從地上扯了起來。他的下身已經腫脹得發疼:“換個地方。”

    凌麟放松下來,幾乎癱倒,被許錄擎拉著,粗魯地推出讓許錄擎的手下肅清所有閑人的體育場。

    還沒有在門外等候的加長型轎車里坐穩,許錄擎就已經升起了隔絕前后座的不透光玻璃。

    迫不及待地將凌麟按在胯下,許錄擎用蠻橫掩飾心中無法形容的荒唐感覺:“你說了要用口的,那你現在就來學習一下吧。”

    “等一下!等一下。”凌麟困難地離開許錄擎的分身一點點,找到說話的機會。

    “我能不能……能不能先脫了身上的衣服。”

    他渴望的眼神穿進許錄擎的心里,示弱的聲音讓許錄擎亢奮。

    “當然不好,我就是想讓剛剛在球場上跳躍的投籃王子做ko交。你現在穿著球服的yi亂樣子真是性感極了。”

    許錄擎滿 歡迎訪問書包網,本頁地址是:https://m.bookbao123.com/page/62651/16564650.html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北京赛车冠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