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害+番外_第8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書@包¥網 m.bookbao123.com     心地不愿意,可是……心有點亂。(書×包×網小說下載 wWw.bookbao123.coM)被無力防備的凌麟哀求著,心有點亂。

    “凌麟,”低頭凝視一臉哀求的凌麟,許錄擎沉聲說:“笑一笑給我看。”

    “嗯?”跪在男人挺立yi具前的凌麟愕然抬頭。

    笑?這個樣子,怎么可能笑得出來。 凌麟呆著臉看著他的主人││他命里的克星。

    你在我面前,從來沒有真心笑過。

    即使是我沒有顯示意圖之前,你對身為學校貴賓的我也是皮笑肉不笑的。

    許錄擎沒有把話說出來。他不習慣這樣的語言,這種抱怨的語氣,怎么像主人對玩具說的話?

    許錄擎搖頭,他不承認所有暗中滋生的感情。但是,嘴卻自然地表達了他的潛意識,自動保護他不承認愛上的人:“那就脫了再做吧。”

    連凌麟都驚訝許錄擎的“仁慈”,他飛快脫下向喻峒借來的球服,然后重新跪了下來。

    裸裎在插ru過自己的男人面前,凌麟反而透射出了陽光的生氣。

    鎮靜,從容,在棱角分明的臉上滲透,嵌在上面如同黑鉆石一樣的眼睛朝上一挑,令許錄擎心臟猛然一跳。

    脫下那套衣服,就像把真正的凌麟收了起來一樣。

    現在的只是玩具,現在沒有凌麟,沒有喻峒,沒有小花貓,沒有旁人││只有玩具。

    心里有一個溫暖的地方被保護著,不再脆弱。

    “要現在就開始嗎?”凌麟馴服又恬然地問著許錄擎。

    炯炯發亮的黑眸惡意地盯著凌麟,心底卻不得不再次贊賞。凌麟,他有修長優雅的身軀,溫馴的外表,堅強的筋骨。

    “如果不讓我滿意的話……”許錄擎悠哉游哉地挑起他的下巴,讓后仰的項頸呈現優美的弧度:“是會招致懲罰的。”

    凌麟不驚不懼,淡淡說:“我盡量。”

    許錄擎沒有說話,他用行動回答,扯住凌麟的頭發,讓他仰頭張大了口,把碩大的昂揚硬塞到溫暖sh潤的進食通道所在。

    喉間巨大的沖擊讓凌麟想嘔吐,布滿了血管的人體器官將口腔撐得滿滿。許錄擎霸道的氣味毫不容情地灌注在舌尖鼻端。

    “喂,別愣著。”許錄擎居高臨下地說。

    忍著陌生的痛苦,凌麟勉強用舌頭上下舔著許錄擎的灼熱,感嘆自己的墮落。

    切身體會到男人分身上血管激烈的脈搏,被不容情地撞擊著嬌嫩的口腔深處,凌麟真的不明白為什么a p的女角還可以在ko交的時候做出那么陶醉的表情。

    他只感覺到疼,牙關又痛又酸,連合上咬許錄擎一口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而且,他也不敢咬。

    胯下的凌麟顯出教人驚嘆的媚態,微睜的眼睛,配上緊蹙的眉,痛苦的表情像興奮劑一樣刺激著許錄擎的欲望。下身的叫囂沒有得到痛快的宣泄,許錄擎對凌麟緩慢笨拙的服務不滿。

    “看來你并沒有仔細學習我給你的影碟,這也能叫ko交?”許錄擎不耐煩地親自動手。

    “……嗚……”頭發被扯得生疼,漂亮的臉扭曲一下。

    許錄擎控制著讓他的頭在胯下來回擺動配合快感的節奏。

    兇器在凌麟嘴里進一步變大,而且硬得簡直就不象話,許錄擎這么大力地插ji去拔出來,幾乎要把他的喉管給捅破。

    由于一直張大著口,津液從嘴角慢慢淌下,流到下顎和結實的肩膀上,帶出一兩條銀亮的絲線,與汗水浸染而出的光澤不同,份外猥褻yi糜。

    “你真讓我發狂,凌麟。”許錄擎華麗的嗓音竟也有些沙啞。沒想到讓凌麟含的感覺會這么舒服。

    快感排山倒海般從欲望的中心席卷全身,快到達爆發的極樂時刻。

    凌麟也感覺到了。

    要sh到嘴里?他蹙眉,抬眼望一下許錄擎。

    這眼光被許錄擎立即接收,沒來由被凌麟的瑟縮降伏,許錄擎在噴sh的瞬間,抽出凌麟嘴里的分身。

    白濁的液體,弄臟豪華轎車內價值不菲的真皮椅套。

    “總算完了……”凌麟虛弱地靠在許錄擎腳上喘氣,他有一點點失神。

    籃球是很消耗體力的運動,再加上初次難受的ko交,體力透支很正常。

    不均勻的呼吸讓他別致的肌膚覆上一層煽情的粉紅,再次挑動許錄擎驚人的xi欲。剛剛軟下的器官又開始發燙。

    “過來。”背舒適地靠在椅背上,意猶未盡的男人對渾身無力的凌麟勾勾指頭,主人一般地傲慢。

    凌麟尚未恢復平日的機靈,黑白分明的眼睛詢問地轉向許錄擎。

    男人清冷銳利的目光鎖著他,嘲諷十足地問:“你不會以為憑這樣蹩腳的功夫就能過關吧?”

    又來一次?凌麟眼瞳中的畏懼一閃即過。

    “到我懷里來。”抓住凌麟的手腕,把他從腳邊扯起來,讓他背靠在自己懷里。

    赤裸的脊背貼上許錄擎的高檔襯衣,純白衣料對比著細致的肌膚紋理,許錄擎貪婪地用牙齒細細感受凌麟的甜美。

    “唔……”凌麟悶哼。

    又咬?你是不是妖怪轉世,五百年沒吃過人肉?啊!又來一口?看來今天脊背上又要留下一圈一圈齒印。

    “凌麟,我想要你。”沙啞的聲音里摻和了情欲,令空氣升溫。

    赤裸著身體的凌麟當然可以感覺到許錄擎的狀況,而且他那可以造成極大傷害力的武器就頂在幼嫩的入口不遠的地方。這認知使凌麟全身的肌肉僵硬起來。

    懷里繃緊的身軀冷得就像一塊化石,凌麟的緊張畏懼毫無阻隔傳遞到他臂間。

    被凌麟的反應影響,許錄擎情不自禁,轉了口風:“可把對方做到暈死,和我的美學不符。”許錄擎低頭親吻凌麟汗sh淋淋的臉,溫柔發自內心的親吻著。

    “安心休息。今天晚上……我會……好好用你。”

    我不過是,一時中了心軟的毒。

    第九章

    怎么會在許錄擎的懷里睡過去?而且還睡得這么安安穩穩。

    凌麟從房間的床上醒來,遵從許錄擎的吩咐進了浴室沐浴。直到洗完澡,一身清新地帶著水光走出房間的時候,還是想不通這個問題。 在惡魔的懷里睡著了……可真是恥辱啊。

    窗外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看來他睡了整個下午。乖乖地站在房間里面讓許錄擎觀賞他的“美色”,凌麟滿面疑惑。

    不是失寵了嗎?昨晚對他興趣缺缺。今天卻要在球場里面……還直接在車上享受了一回。現在看看許錄擎的眼神,那么深的色欲味道。

    難道看我打了一場球賽就對我恢復興趣了?

    真不知道籃球竟然有這種作用││cu情。

    許錄擎贊嘆地把視線固定在凌麟身上。還是這么漂亮!

    穿著許錄擎大上一號的睡袍,露出讓人想一口咬下去的鎖骨,均勻起伏的胸膛上那兩點敏感的殷紅被布料掩蓋起來,卻份外透出煽情的yi猥氣息。

    凌麟忍受著長時間的“視ji”,他找不出別的用詞來形容現在的感覺。這樣被一個“用”過他身體的男人上下逡巡,似乎在用眼睛把他剝光,不叫“視ji”叫什么?

    安靜地站在房間里,發上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在睡袍上,凌麟的呼吸間隔漸漸加快。

    壓力好大,許錄擎的目光是熱的,射在身體上,像點燃了一簇一簇的火。

    凌麟蹙眉,寧愿被真正的觸碰,也好過這樣子。

    最討厭許錄擎慢慢折騰人!不僅身體上折磨人,還要從心理上玩弄。他對這男人既憎恨又畏懼。

    凌麟英俊的臉帶上幾分難堪和羞辱,讓許錄擎微笑起來。

    邪惡的微笑。

    “你真漂亮,凌麟。”

    漂亮不是我的本意,天知道我多想長成喻峒那個樣子。凌麟在肚中反駁。

    許錄擎獅子一樣優雅又危險地走到凌麟面前:“餓了吧?”

    餓?

    聽到這個問題,凌麟倒真的餓起來。

    今天打了一上午的球,再經過車上的“口腔運動”,睡了一個下午,怎么可能不餓?

    “我準備了晚餐。”許錄擎掀開桌上的白布,露出一席惹人垂涎的飯菜,拋給凌麟一個迷人的笑容。

    典型的傻瓜求愛電影鏡頭。凌麟冷笑。又是什么新花樣?他瞥一眼令人食指大動的佳肴。

    不會在里面下毒吧?

    春要?安眠藥?啞藥?衰老劑?凌麟一個一個地斟酌,找不出合適的答案。變態的心理依舊是正常人難以領會的。

    烏黑的眸子里猜測的光一閃而過,卻沒有逃過許錄擎的銳目。

    大手伸進寬大的領口揉搓凌麟胸前的可愛突起,許錄擎毫不掩飾他的企圖:“先喂飽你,再來喂我……”

    一把扯得凌麟坐在桌旁,又開始展示他絕佳的良好風度:“都是你喜歡的菜,我對你的喜好可是很了解的。”

    下了什么藥索性不管,因為肚子確實很餓。饑腸轆轆的肚子對上熱氣騰騰的飯菜,就像兔子碰上獵槍,毫無抵抗的能力。

    可是……

    凌麟抿著嘴看著面前對他極有吸引力的飯菜一眼,盡量用平常的語氣問:“你可不可以……”先拿開你的手?

    沒有說出后面幾個字,不過如果許錄擎不大笨的話,應該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我似乎沒有捂住你的嘴,應該不會影響你進食。”染上愛看凌麟尷尬紅臉的癖好,許錄擎咧嘴笑。

    “可是會……”

    “會什么?”

    “……影響胃口。”這是許錄擎問的,他不過老實作答而已。

    “哦,是么?”粗糙的手還在熟練地挑動凌麟體內的火熱。許錄擎戲弄的瞳眸和凌麟對峙片刻,忽然在嫩紅的突起上惡意一掐,讓凌麟顫栗著輕呼一聲,然后慢慢收回作惡的手,環在胸前,懶洋洋地挑挑眉毛。

    “你現在可以吃了吧。”許錄擎嘲弄地笑著,看凌麟因為剛剛的小小襲擊而呼吸微微急促。

    可惡!

    凌麟警覺地打量許錄擎兩眼,分析這個變態是真心想讓他吃飯,還是想借這個機會作弄他。

    分析不出什么結果。

    許錄擎是很能掩飾自己的人。而且……還是那句老話,變態的行為是不可理解的。

    凌麟放棄分析,認命地開始吃飯。

    嘗一口紅燒里肌,不錯,很好吃。

    凌麟小心地用眼角觀察一下現在樣子看起來相當無害的許錄擎,又夾起一片清蒸脆魚。

    脆而香甜,魚肉的鮮味在舌尖打轉。凌麟情不自禁點頭。

    好!許錄擎有一個很厲害的廚師。

    “凌麟。”在旁邊興致勃勃欣賞凌麟禮貌吃相的許錄擎打斷他用餐的好心情:“你怎么不喝酒?”

    “我不喝酒。”凌麟搖頭。

    許錄擎瞇眼:“我知道你對煙草過敏,難道你對酒精也過敏?”

    唯恐許錄擎忽然變卦決定餓他十天八天,凌麟將注意力集中在筷子和舌頭上,隨口回答:“我不喜歡喝酒,一喝就醉。”

    許錄擎輕笑,低聲重復凌麟的話:“一喝就醉……呵呵。”

    看見他臉上的詭異笑容,凌麟就開始非常非常后悔剛剛多嘴。

    果然,許錄擎果斷地打開桌上放置的一看就知道很名貴的法國紅酒,在凌麟的注視下心懷惡意地倒滿一大杯。

    “喝了它。”

    凌麟瞪著推到面前的大酒杯,不讓人察覺地嘆一口氣,沒有反應。

    許錄擎的唇立即無聲無息地咬上剛洗得干干凈凈的粉嫩耳廓:“我要你喝!”

    強大的威脅力,擾動本來還算悠閑的氣氛。

    凌麟認為許錄擎不去當黑社會老大而做集團總裁真是太可惜了。

    捧起裝得滿滿的杯子,凌麟很不甘愿地用舌頭舔了一口。瞬間,許錄擎瞥見嫩紅的舌頭靈活地探了探頭,不禁想起每次接吻時這狡猾的小東西總會在口腔里東躲西藏,直到無處可逃,才會乖乖讓許錄擎盡情地戲弄吮吸。

    酒并不難喝,但被人強迫喝東西,特別不是滋味。

    “我只能喝這么多,再喝就不行了。”凌麟準備把杯子放下。

    這種敷衍當然不能讓許錄擎滿意。

    取過凌麟捧在手上的酒,極有氣勢的一仰而盡。下一秒,強硬覆上凌麟毫無防備的唇。

    牙關被猛然撬開,強烈的酒味灌注進來。

    “嗚……嗚……”

    被忽然襲擊的凌麟瞪著眼睛反抗著。

    一點也不好喝的液體涌進口腔,開口呼救的時機不對,反而讓酒跑進氣管,嗆得他直想咳嗽。

    可是許錄擎的力氣這么大,酒還在源源不絕地灌進來,連咳嗽的機會都沒有。俊臉在脅迫和氣管的抗議下漲得通紅。

    變態果然是個變態!好到不上十分鐘就舊病復發。

    許錄擎監視著凌麟不能再把酒吐出來,才松開手:“這不就喝了?酒量是鍛煉出來的。”

    “咳咳咳……咳咳……”好不容易被放開的凌麟跌坐在椅子上,很不高興地拼命咳嗽。

    許錄擎滿意地看著凌麟的反應,一臉喜不自禁,讓凌麟直想一拳打過去。

    “繼續吃啊。我喜歡看你吃東西的樣子。”許錄擎取笑因為生氣而瞪著一桌子好菜的凌麟,又下流的加了一句:“要是脫光了衣服的吃相,一定更有看頭。”

    即使是餓,也被許錄擎這句話氣跑了所有的胃口。

    凌麟在心里翻白眼,表面恭敬地低頭:“我吃飽了。”

    “吃飽了?” 許錄擎懷疑地看看滿桌幾乎完好的菜,英俊的臉露出曖昧的笑:“不用客氣啊。再說……就算你不吃飽,待會還是要喂飽我的。”

    凌麟沒空理會他的變態宣言,灌到肚子里的酒開始發生作用,全身熱呼呼的,低頭看看自己的手,已經紅成一片。

    不用說,自己一定像煮熟的蝦米一樣,從頭紅到了腳。

    許錄擎當然不會忽略他的變化,呵呵笑道:“你比喝下去的紅酒還紅啊,真可愛。”

    可愛你的鬼!酥酥麻麻的熱氣從心臟蔓延到四肢,奪取他的行動力。

    凌麟甩甩頭。好難受,渾身不舒服。眼前的桌子開始搖晃,周圍的一切變得五光十色。

    許錄擎把凌麟攔腰抱住,舔上紅得像染上顏色的細致肌膚。比舌頭更高的溫度,深深刺激他的欲望神經中樞。

    好舒服!凌麟,讓我來……

    滴滴滴……

    口袋里的手機很不識趣地在這個時候響起,許錄擎昂揚的興致被破壞三分,懊惱得差點把它從窗口扔下去。

    不過不行,這部隨身手機的號碼只有幾個人知道,而這幾個人,每一個都比玩具重要得多。

    “喂,大哥?”許錄擎摟著凌麟走到床邊,與騷擾了他好事的人通話。

    “小鬼擎,最近怎么老在中國待著?你是不是找到什么好玩的東西了?”

    不愧是兄弟,還真猜中了!

    一邊解開凌麟的睡袍衣帶,一邊拿著手機回答:“你很無聊嗎?查我的行蹤。”

    “我是來叫你小心一點,我們得罪了美份組的人,你小心一點的好。”

    “怕我被人干掉?”許錄擎不以為然地把注意力投在凌麟身上。

    被酒精俘虜的凌麟一臉茫然,躺在大床上讓許錄擎盡賞春光。

    “在我們沒有把他們滅掉前,你就小心一點。他們的暗殺還是有點本事的。”

    “我知道了。”漫不經心地敷衍他大哥,許錄擎坐在凌麟身上,一手拉下拉鏈,將昂挺的欲望摩擦凌麟的分身。

    指尖輕巧地展開分身上每一處褶皺,鍥而不舍地溫柔進攻。火熱的年輕身體立即起了響應,抬頭和許錄擎的碩大打起招呼。

    “啊……嗚……嗯,好熱……”凌麟醉眼迷離,竟然毫不遮攔自己的真實反應,讓呻yi從喉間逸出,把許錄擎逗得幾乎立即一泄千里。

    “該死!”怎么可能?僅僅是叫幾聲就讓自己像個幾十年沒上過床的老頭子一樣沒用。

    “你說誰該死?”電話對面的人很不滿意地追問。

    “到底還有什么事?我要忙了。”許錄擎粗聲粗氣。

    “你會忙?在床上忙吧。我弄到兩瓶絕版林登紅酒,要不要給你一瓶嘗嘗?”

    許錄擎吼道:“你給就要!啰嗦什么。我掛了。”不再控制面部緊張的神經,把手機隨手扔到地上,撲在凌麟身上。

    紅得要滲出血來的肌膚,高度的體溫,把許錄擎身上所有的火種一起點燃。身下的男孩俊美得教人不安,素日裝出的冷漠鎮定,被嬌媚的神態代替,燃燒的欲望奪取所有理智,直接指揮凌麟的反應。

    “熱……”吐出帶著輕微酒氣的一個字,凌麟試圖翻身。亂踢的腳力道并不大,反而讓臀部呈現扭動的姿態。

    早該讓凌麟喝酒!許錄擎大嘆自己遲鈍。

    一把抓住凌麟不安分的下體,許錄擎迫不及待地把凌麟翻過身來。

    敏感的分身被握在粗糙的手里,翻身的時候最脆弱的頂端又摩擦到冰冷的絲被,凌麟嬌喘起來,渴求著什么似的扭動身體。

    “不要這么急,等等我。凌麟。”許錄擎的聲音沙啞到連本人都有點驚訝。

    猴急得像第一次的毛頭小子一樣,慌慌張張抹上潤滑液,才忽然發現,以前和凌麟上床的時候從來沒有做過什么前奏。

    怪不得這小子總是掙扎個不停,第二天爬不起來。

    望著身下正可愛呻yi扭動著的凌麟,手里的分身也正在惹人地輕抖。許錄擎居然破天荒地有一點內疚。

    他完全忘記當初是為了折騰凌麟而故意粗暴。

    突如其來的憐惜讓許錄擎放緩了動作。

    一只涂上潤滑液的手指輕輕按摩洞穴的入口,引起凌麟微微呻yi。不知道是歡迎還是拒絕地擺動纖細但是結實的腰。

    許錄擎有點懷疑灌下凌麟肚子里的是紅酒還是春要,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奇妙的效果。

    “真的醉了?”

    在白皙的股溝若輕若重地愛撫,凌麟發出嗚咽般難耐的呻yi。

    扭動著臀部,無辜又純潔的凌麟,天,他居然能比往日更令人心神蕩漾。

    胯下的疼痛抗議許錄擎的緩慢行動,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會忽然間變得如此有耐性。手指堅定地深入探訪凌麟的深處,換來腸bi熱烈的吸附。

    如果進去的是真東西,感覺一定棒極了!

    光想想就讓許錄擎想射。

    一根,兩根……到插ru第三根的時候,凌麟的聲音開始稍微變調。不如開始的暢快舒服,壓抑地,委屈地呻yi……yi蕩到了極點。

    疼嗎?

    許錄擎伏下身去看他的臉色。凌麟如絲的媚眼露出一線委屈,茫然地伸向自己的分身,試圖扳開許錄擎阻止他釋放的手。

    凌麟,驕傲得彷佛是天神之子的凌麟也會有這樣的表情?許錄擎再度贊嘆造物主的多能。

    若有若無的觸碰讓凌麟更加難耐,秀氣的眉簇起,露出恍惚的表情。

    有感覺了?許錄擎唇角微揚,寵膩的甜味一絲一絲滲進心頭。

    醉后發軟的手根本無法與許錄擎相抗,凌麟睜大浮上霧氣的眼睛,感受許錄擎分身的挺進。

    “啊……啊……嗯……不……”凌麟搖動著頭,顫抖著迎接許錄擎的沖擊。

    “你真棒,凌麟。”被凌麟緊密地包裹著,擠壓著,xi吮著,許錄擎喘著粗氣盡情馳騁。

    每一下對體內最敏感一點的碰撞,都讓凌麟忘情的尖叫、顫栗。

    “叫我的名字,凌麟。”許錄擎氣喘喘地抬起凌麟的下巴:“我是誰?叫我的名字。”

    凌麟沒有回答,他只是茫然感受著身體的快感。酒精││迷惑他所有的思維。

    手上緊緊抓著的直挺分身在滴著眼淚求饒。

    許錄擎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很想讓陷在快感旋渦里的凌麟被好好教訓一下。但深埋在凌麟體內的灼熱好舒服,快到達頂峰。

    身下的凌麟又這么可愛……完全沒有平日作對的心態,又溫順又熱情,讓一向霸道的男人于心不忍。

    以后再慢慢教他吧。

    說不上為什么生出漫長的時間感,他直覺地打算和凌麟糾纏不休。身邊川流不息的玩具,最長被寵的時間是多久?

    無暇再想,身體已經帶領許錄擎沖進最美的天堂,凌麟也尖叫著,在他最討厭的人手里釋放出白色的體液。

    yi糜的氣息盤旋在屋內尚未散去,赤裸的修長身軀帶著點點吻痕一動不動躺在床上。

    可是,對于一向能力卓越的許錄擎而言,剛才的第一次不過算餐前小菜。

    看,發泄過的欲望,不過稍停一會,立即又因為在凌麟誘人的軀體上掃了一眼而挺立起來。

    要不要弄醒凌麟再接再勵?

    凌麟筋疲力盡地閉著眼睛,乖巧的睡態教人憐愛。無力的手搭在枕頭上,頭卻偏到一側,挨著床單,安靜的臉頰和抿上的唇,怎能不吸引許錄擎的視線?

    圓睜著眼睛考慮了很久,許錄擎終于還是決定放過他的獵物。

    有什么辦法,他躺在那里,說不出的溫馴。人畜無害的表情,多少影響許錄擎的鐵石心腸。

    至于自己……許錄擎低頭看看,尷尬地嘆氣。只好用手解決問題了。

    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驚訝地、溫柔地為毫無知覺的凌麟善后,許錄擎遇到新的問題。

    橫抱軟綿綿的凌麟,許錄擎從床頭走到屋角,又從屋角走回床頭。對待多少會出人命的大事時都保持從容的臉,此刻居然有著猶豫的神色。

    地毯,還是床?

    他討厭別人分享他的床,何況他一直嚴格遵循主人和玩具間的分寸。

    低頭看看一身潮紅還未完全褪去的凌麟,絲綢般的肌膚在許錄擎臂彎和胸膛上傳遞熱度,觸碰是如此令人舒服。

    他幾乎要舍不得放下懷里的人了。

    屬于他的凌麟,占有欲張牙舞爪趕跑他身為主人的判斷力。他咬牙,將凌麟輕輕放在自己床上。

    翻身上床,發熱的胸膛把他想永遠囚禁的獵物覆蓋起來。

    “明天,我早點把他仍回地板。”純粹心理安慰地喃喃兩句,視線又轉到凌麟臉頰優美的曲線上。

    吻,輕輕地,不知不覺地再度蔓延。

    耳垂、臉頰、唇、下巴、喉結、鎖骨……直到確定自己的氣味在凌麟身上留下痕跡,許錄擎終于滿足地睡去。

    第十章

    迷朦著睜開雙眼,近距離看見撐在床上的許錄擎正含情脈脈地俯視自己。

    含情脈脈?凌麟傻笑著搖頭。

    “醒了?”許錄擎低沉華麗的嗓音很好聽,在這么明媚的清晨,居然沒有引發凌麟的厭惡感。

    不想回答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凌麟張目四望:“我的地毯怎么跑到床上來了?”

    不出所料,許錄擎昨晚敷衍自己的,把凌麟今天早上仍下床的決定已經不復存在。他覺得近距離看他的小豹子睜開雙眼也算屬于主人的樂趣。

    “地毯沒有跑上來,跑上來的是你而已。”許錄擎微笑著解釋,他的心情好極了。

    凌麟懷疑地揣度目前的情況,立起上身,打算下床。

    “你要去哪?”毫不費力地把可愛的花豹再次按倒,許錄擎干脆直接壓在他身上。

    凌麟任他壓著,非常老實地回答:“我只是不想再被你扔到地板上。”他可是嚴格按照許錄擎的變態指示辦事,應該不會招惹任何不人道的處罰吧?

    第一天晚上被扔得差點疼死,他可不想再來一次。雖然現在的身體狀況沒有那次這么差,但還可以感覺到下體的疼痛。

    許錄擎微挑濃黑的眉:“記仇?”

    “只是吸取教訓。”凌麟不冷不熱地回答。

    許錄擎深邃的眼中藏著什么,凝視著他:“不許下去。吸取教訓的話,應該知道我說什么你最好聽什么。”

    凌麟垂下眼,聽天由命地躺在許錄擎身下,在斜射進來的陽光照耀下的凌麟別有風姿。胸膛上布滿昨晚歡愛的痕跡,紅、青、紫交錯,配上他現在毫無欲念的清純俊臉,份外yi穢和煽情。

    清晨的空氣格外清新,鳥兒在窗外舒展著翅膀,有人經過,立即呼啦啦驚飛一大群。稍過一會,又密密麻麻重新聚集在最招它們喜歡的樹干上。

    凌麟……這個有趣的小東西會愛上什么樣的人呢?或者說,似乎永遠不會疲倦地凝視凌麟的臉,古怪的問題再次闖進許錄擎的意識。

    許錄擎的玩具,真心實意愛上他的其實不少。人總會被金錢和肉欲所收買吧,而許錄擎恰好兩者都不缺。多少人能有抵抗誘惑的能力?就算開始并不心甘情愿,也會讓俗世漸漸腐蝕。

    凌麟,是否也會如此?許錄擎更用心地把視線投射在凌麟身上。

    澄清的眼神,會變得貪婪嗎?他搖頭,無法想象。

    或者修長結實的身軀,有朝一日若無其事地舒展開來,yi蕩地渴求著他的寵幸?他還是搖頭,這更無法想象。

    推測多時的結論,讓許錄擎略為失望。既然兩個基本可能性都不存在,那說明││這小子,從頭發到腳指頭沒有一點點是愛他許錄擎的。

    “混蛋……”許錄擎懊喪地吐出兩個字。

    凌麟偷瞄他一眼。

    奇怪,好端端發什么火?上帝保佑許錄擎千萬不要想起什么傷心事,因為他這個倒霉的出氣包就在許錄擎觸手可及的地方,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正誠心誠意祈禱,敵軍殺到。

    許錄擎大手探入絲被內握住凌麟的分身,身下的人輕微抖動一下。

    “凌麟,你覺得……我這個人怎么樣?”許錄擎不自然地問。

    好居心叵測的問題……凌麟垂眼思索。

    答案當然很簡單。

    變態、變態、再加變態,很有錢的有勢力的有暴力傾向的變態!

    不過當然不可以就這么回答,尤其是自己的命根子在對方手里的時候。

    “說真話嗎? ”

    許錄擎看起來非常無害:“說真話,我不怪你。”

    凌麟想象了一下當面痛罵許錄擎的暢快情形,歷史教訓最終還是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咳嗽一聲,不卑不亢地說:“不怎么樣。”

    不敢罵,又不想夸,只好“不怎么樣”。

    許錄擎很不滿意地皺眉,不怎么樣,好像屬于貶義詞。他皺眉,表示自己的失望,大手開始刺激凌麟敏感的器官,揉搓得它昂起高高的頭。

    看來回答錯誤。應該好好恭維這個變態一下。例如:主人您變態得很有個性!

    沒有時間去想這些有的沒有的,凌麟。

    全身的血液正在下身翻騰,快感一波一波襲向太陽穴。嫻熟的技巧,令凌麟呼吸越來越急促,血液不聽使喚,千軍萬馬似的涌到同一個地方,他差點就要在許錄擎身下像女人一樣嬌嬌滴滴地哼出聲來。

    “不用客氣,大聲的叫啊。” 許錄擎邪魅地笑容爬滿面,手底越發殷勤:“應該讓你看看自己昨晚的激烈反應,真是精彩絕倫。” 歡迎訪問書包網,本頁地址是:https://m.bookbao123.com/page/62651/16564651.html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北京赛车冠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