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番外_第12章(1 / 2)

害+番外 風弄 17374 字 9個月前

影,應該就是許錄擎交代要好好看,以便“學習”的那幾部男男小電影。(m.bookBAO123.com書-包#網)

想到這里,他思索著瞅瞅身邊瀟灑的許錄擎。

《愛你一萬年》?不行,千萬不能看愛情片,因為里面八成有卿卿我我的鏡頭,許錄擎倒不一定對卿卿我我有興趣,就怕他一時性起直接跳到最后一步。

《警察故事》?不行,警匪片也不能看,現在的片子喜歡渲染暴力和性,如果里面有強ji的片段,說不定許錄擎會立即照辦。

這么看來,戰爭片也不能看,太過激烈會血脈沸騰,萬一許錄擎充血的地方是“那里”,倒霉的就是凌麟本人。

凌麟只好把最后一個選擇,《巴格達戰役》也一并否決。

唉……

“你到底想看哪一出?”還沒有胡思亂想完,許錄擎已經很不耐煩地伸手摟住凌麟的腰問著,隨便瞪了窗后多事的售票員一眼。

沒有辦法,我想來是得了被害妄想癥。

凌麟只好搖頭:“沒有好看的片子,我不想看了?!?/p>

他轉頭僵硬地笑:“我可以逛街嗎?”

很幸運,許錄擎無所謂地聳肩:“可以?!?/p>

于是,他們開始逛街。

算是比較輕松的一天吧,在和許錄擎相處的日子里。

兩個帥得各有千秋的美男子在街上一前一后游蕩了兩個小時,什么東西也沒有買。

凌麟只想把這一天給混過去。有時看看跟在身后和他一樣無聊的許錄擎,凌麟真的很想問他什么時候離開馬鞍山去處理公務,不過最后還是聰明的閉上了嘴巴。

許錄擎也覺得無聊得不行了,而且,他一點也感覺不到凌麟對逛街有什么興趣。

所以,在經過一條比較安靜的小巷時,許錄擎眼捷手快地將凌麟一把扯了進去。

果然不能好好把這一天過完。凌麟嘆息著被許錄擎抵在墻上,苦笑。不錯,已經晃了大半天,許錄擎的耐性也該耗完了

“我今天表現這么好,應該給點獎賞吧?!钡统恋穆曇粲兄那橛?,讓凌麟心驚膽跳。

“獎勵?”凌麟側耳聽聽拐角處商業街不是很清晰的人聲,不確定地問:“在這里嗎?”

中國畢竟是禮儀之邦,公然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做這種事,不會有點過分嗎?

難道這家伙真的不在乎身敗名裂?

“當然是這里,難不成還要回家?”

果然色膽包天。

凌麟自嘆倒霉,他碰上的果然是變態中的“極品”。

許錄擎不滿意凌麟的反應,抗議著:“讓你答應給我吻一下就這么難?”

吻?

凌麟松氣,原來是吻??磥碜儜B的不止許錄擎一個,自己也有點傾向了。是被傳染的嗎?

“到底肯不肯?獎勵一個吻?!痹S錄擎執拗地問著。

凌麟差點想翻白眼,木然說:“好像我不答應你就不可以吻似的?!?/p>

“什么叫做好像……”被凌麟激得有點發毛的許錄擎剛想吼,訝然而止。

空氣中傳來危險的氣息,從小訓練的身體讓他感知危險的靠近。

有人襲擊!

身體比思維動得更快,他瞬間緊摟凌麟的腰身向左側滾去,險險避過幾發高處射來的子彈。

“噗噗”幾聲輕響,身邊的水泥地上冒起幾縷輕塵,顯然手槍是有消音裝置的。

“有埋伏!”

“保護許先生!”

暗暗跟隨在后的保鏢立即沖了上來,烏黑的手槍已經全部掏了出來,訓練有素地分成兩批,一半護衛許錄擎和凌麟,一半覓向子彈射來的方向。

刺殺對于許錄擎來說早就是家常便飯,但這次許錄擎格外很生氣。他的怒氣來源于他的驚慌。

滾落到一個可以遮蔽身體的角落,許錄擎第一時間轉頭查看身邊的人:“凌麟!你怎么樣?”他驚慌地抓著凌麟的雙肩,確定凌麟的安全。

相形之下,凌麟更加冷靜。

“我沒事?!?/p>

幸好……

如果凌麟出了什么事,許錄擎發誓他一定會把對方每一個人撕成碎片!

他再次確定:“真的沒事?”

“沒事?!?/p>

許錄擎滿心高興地摩挲凌麟的頭發。

太好了,一根頭發都沒傷著。

凌麟一點也沒有在鬼門關逛一趟的概念,伸手摸著許錄擎的衣領。上面在側邊有一個小小的灼壞的洞,剛剛有一顆子彈差點就射進許錄擎的脖子。

沒想到自己會奮不顧身地替凌麟擋下子彈,連許錄擎本人都覺得有點感動。但是,他真的不愿意凌麟收到任何傷害,單單想象一下凌麟滿身鮮血的樣子,心臟就已經無法負荷了。

“謝謝你救我?!?/p>

許錄擎微笑:“用別的報答我吧?!彼寡矍埔幌铝梓?。他的豹子正玩味地研究他領子上的子彈痕跡。

“我以為會出血?!绷梓氲f。

出血嗎?許錄擎笑了一下:“幸虧我身手夠快,否則就不是出血的問題了。你也許會一輩子都見不著我了?!?/p>

凌麟扯動唇角,一絲譏諷的笑意浮現在臉上:“苦肉計……不都是帶點血的嗎?”

許錄擎只覺得自己被人在臉上狠狠打了一拳。

從來沒人給過自己這么重的一拳。

“通常都是在肩膀是擦傷一點皮?!绷梓胝J真地說:“然后被救的人就像傻瓜一樣感激得以身相許?!?/p>

許錄擎僵立。

“你說什么?”

“你已經得到你要的東西,”凌麟直視許錄擎,一字一頓地說:“所以你、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p>

思維一下子被抽空,腦子里一片真空。所有的情緒都化成一種││憤怒。

極端的憤怒。

許錄擎血紅的眼睛,彷佛隨時會把眼瞼撐破似的怒張著。

意識在剎那間飄離。

當回神的時候,凌麟已經倒在他的拳頭下面。

許錄擎瞪著蜷在地上的凌麟,一字一頓切齒說道:“我第一次,奮不顧身,幫別人擋子彈?!?/p>

凌麟抽cu著苦笑一下,從地上搖搖晃晃扶著墻站了起來,喘氣說:“我可不是第一次?!?/p>

抬手輕輕觸一觸抽疼的嘴角,凌麟慢慢道:“不是第一次,被你這樣打?!?/p>

天地似乎在變動。

許錄擎盯著眼前紅腫著臉的凌麟,說不出話。他忽然發現這一切十分可笑,如果讓大哥知道一定會笑得前俯后仰,連許錄擎本人都覺得應該仰天大笑一番。

他喉嚨里呵呵兩聲,才知道自己原來笑不出來。莫名其妙的心痛把全身的經絡都堵塞了,包括他的喉嚨和淚腺。

現在,連眼淚也沒有辦法宣泄自己的心情。

他想,他一定是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這個錯誤到底又是什么?

開始對凌麟太糟糕是錯的?后來對凌麟太溫柔是錯的?

視線中白茫茫一片,許錄擎霍然察覺自己不知不覺陷進了一場愛情游戲。他往日曾不屑恥笑的,已經悄悄降臨在他的身上。

愛,許錄擎靜靜看著凌麟,不錯,他愛上的人就在眼前。也許就在那個被他所想念的夜晚,當凌麟脆弱地靠進他懷里的瞬間,已經播下不起眼的種子。

今天,種子已經發芽,然后凌麟用言語像刀子一樣刺中他的心窩。許錄擎捏緊拳頭。初次嘗到滋味的他不知所措。

從前的方法都失去效果,凌麟是嶄新的對手。許錄擎感覺無力,他懂的只有脅迫、暴力、恐嚇或者直接一槍了事,這些現在都用不上。

“凌麟……”許錄擎全身乏力,萬念俱灰地輕聲道:“你走吧,當我從來沒有見過你?!?/p>

凌麟覬覦:“你說真的?”

“走吧?!痹S錄擎的話完全沒有溫度。

凌麟沒有說話,點點頭,擦過許錄擎身邊,艱難地走出小巷。

沒有力氣再去抓住身邊的手,許錄擎任凌麟走過。

呆呆立在安靜的小巷里,許錄擎不想動。

一動,恐怕會化成很多碎片吧。

保鏢們早就識趣地藏起來了,也好,省得丟臉。

身后又傳來腳步聲,讓呆立的許錄擎全身一震。

很想否認,但心底確實在盼望著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無所不能的許錄擎,轉動著眼珠聽著身后的腳步聲,等待命運的揭曉,連回頭看一看的勇氣都沒有。

聲音越來越近,越過許錄擎的身邊,站在他面前。

是凌麟!

狂喜卷起驚濤駭浪,讓許錄擎僵硬得只能微微顫動雙唇。

凌麟頂著一臉的青紫,直直看許錄擎一眼,開始解扣子。

緩緩在許錄擎面前脫下所有的衣服。

襯衣、牛仔褲、內褲………

一件一件輕輕拋到許錄擎面前。

然后,在許錄擎急劇變為死灰般的眼神下,套上手里袋子中的衣服。

很明顯,是剛剛走出去在街上隨手買來的衣服。

“還給你?!绷梓肫届o地指指地上的名牌衣服。

沒有再看許錄擎一眼,擦出嘴角還在逸出的血絲,挺著胸膛,慢慢離開。

真正的離開。

許錄擎看著地上的衣服,沒有任何感覺。

凌麟走了。

清脆的聲音……什么東西碎了?

是心嗎?

許錄擎想搖頭,可是他僵硬得動不了,就像在噩夢中的人一樣,無法完成一個簡單的動作。

凌麟走了。

凌麟從來沒有愛上他。

甚至從來沒有對他有過任何感覺。

然后他愛上凌麟。

然后……。

凌麟走了。

第十四章

充滿陽光的校園,還是最適合與陽光相襯的凌麟。頂著一臉淤傷卻憑添了男子氣概的凌麟,與同學們歡快地在教室里胡鬧??荚囈呀浗Y束,剩下的幾天就是等待成績和假期的好日子了。

凌麟,又編出什么借口在你的朋友面前掩飾你無法遮藏的傷呢?

許錄擎壓抑著激情和火熱的眼光刻在凌麟身上。很惱火,很不是滋味,但還是不愿意把視線從那個人身上挪開。

站在校長辦公室的窗前遙望對面教學樓某個教室,許錄擎覺得自己成了不折不扣的癡情小呆一個。

穿在身上的,是凌麟的衣服,那套凌麟買來當“備用裝”卻被許錄擎發現而曾經鬧出風波的衣服。

那個時候,凌麟不肯穿許錄擎的衣服。

什么時候他肯穿了?從來沒有心甘情愿過的小東西。

很后悔,為什么要把凌麟所有的衣服給燒了,那些衣服上,應該充滿了凌麟所特有的味道吧。如果留下來,有多好……

現在,只有這套屬于凌麟卻從來沒有被凌麟穿過的“備用裝”了。

將這樣的衣服懷著復雜的心情穿在自己身上,連許錄擎本人也覺得不可思議地荒唐。

凌麟,凌麟,凌麟……

每一次呼喚都讓心抽痛。許錄擎竟然也有心,而且是會痛得如此厲害的心。

算不算報應?

嘀嘀嘀嘀,鈴聲驚碎許錄擎的凝視,他拿起手機。

“喂,是我?!?/p>

“大哥?”

話筒傳來讓人痛恨的譏笑聲:“聽說你最近被人拋棄了,整日郁郁寡歡?!?/p>

“是談鋒報告的吧?!?/p>

“我也是關心你才和談鋒聯系的嘛?!?/p>

“少聽談鋒胡說?!?/p>

“談鋒可從來不會胡說?!痹S掠淘問:“你確定你愛那小子?”

“大哥,”許錄擎以少有的嚴肅口氣說:“我現在心情不好,想打趣換個時間?!?/p>

對方愣了愣,隔一會,許掠淘訕笑著說:“小鬼擎,別垂頭喪氣。大哥有個法子可以幫你,既可以讓你知道自己的心意,又保準你有機會表現……”

許錄擎聽得心煩,按下關機鍵,將手機扔到一邊。

凌麟,他的思緒又飄回到凌麟身上。他簡直忍受不住這樣遠遠看著凌麟了,他想靠近凌麟。

靠近凌麟,這個念頭讓他興奮起來。對,他要再和凌麟談一談。

腳步有自己的意志,居然帶著身體走出了校長辦公室,下樓,再上樓。發現心在怯弱地跳動的時候,已經來到剛剛隔樓注視的教室。

喧嘩的教室忽然安靜下來,天平集團對科大的慷慨讓許多人認識許錄擎。面對大人物,學生們還是會有點不自然的。

被圍在中心的凌麟也看向門口,迅速隱去如生命一樣燦爛的微笑,換上平淡。他的笑容,可以毫不吝嗇地給任何人││除了許錄擎。

渾然天成的王者氣概和知名的財富鎮住教室中的其它人,在眾多的眼光下,許錄擎慢慢走到凌麟面前。

一步一步,越來越靠近。能夠聞到凌麟的味道,聽到他的呼吸。想象已經吻上眼前人嬌媚的唇,許錄擎口干舌燥。

“凌麟,”許錄擎低沉的聲音微微發抖,應該說什么?不應該說什么?我應該怎么辦,請告訴我?!拔蚁牒湍阏務??!?/p>

凌麟亮麗的眼輕輕掃過許錄擎身上的衣服。輕輕的一眼,就讓許錄擎覺得自己裸裎在凌麟面前。

沒有任何神情。

惡心也好,討厭也好,傷心也好,憎恨也好,高興也好,感動也好……至少有一點神情,在看見我穿上這套衣服之后。許錄擎盯著凌麟的眼,像要強迫自己把凌麟看穿,看透。

很可惜。

凌麟沒有反應,眼光輕輕掃過嶄新的衣服,又回到許錄擎的臉上。

“我想和你談談?!痹S錄擎站立著,用與心中截然不相符的平靜語氣重復。他知道說不過去,對,高傲自大的許錄擎,居然在說了放過凌麟的話還不到兩天就反悔了。

凌麟不再半倚在身后的講臺上,豎直了身體,拉拉袖子。

“一定要談?”凌麟靜靜打量許錄擎。當然,許錄擎怎么會就這么放過他呢?凌麟冷笑,他本來就不該奢望這個人會遵守承諾。許錄擎最喜歡的事不就是把人玩弄于掌心嗎?

“是的,單獨談?!?/p>

許錄擎走前一步,想表現自己的急切,可他的肢體動作卻被凌麟誤會了。凌麟快速向后退了一步,雙手舉起來:“好,我們出去談,別在這里打攪同學們上課?!?/p>

北京赛车冠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