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害+番外_第14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書@包¥網 m.bookbao123.com     己不應該靠在別人的車窗上,她揉揉通紅的眼睛,啜泣著離開。(書×包×網小說下載 wWw.bookbao123.coM)

    “不要走,不要走……”凌麟瞪大眼睛,喃喃地重復著。他看著姐姐慢慢離開房車,走到姐夫的身邊,讓姐夫為她擦眼淚。

    “不要走!不要走!”凌麟發了一會呆,像被丟棄的孩子一樣大哭起來。“我沒有死!我沒有死!”

    “凌麟……”許錄擎心疼地抱住凌麟,用低沉磁性的聲音呼喚他。

    這讓凌麟瞬間想起他所有悲慘的制造者是誰。

    他吼叫著,轉身給了許錄擎嘴角一拳:“滾開!別碰我!讓我走!”他持續揮舞著拳頭,但許錄擎反應很快,即使在狹窄的車廂中,凌麟的拳頭也三番五次地擊空。

    發泄不了滿腔的委屈,凌麟轉頭用拳攻擊厚厚的防彈玻璃││只要打碎這東西,我就可以出去。

    一拳、兩拳、三拳……玻璃染上少許凌麟指間鮮紅的血。

    “夠了,凌麟。”許錄擎抓住凌麟的手,把他面對面強硬地摟進懷里,桎梏著他,溫柔地說:“夠了,凌麟。”

    雙手擺脫不了許錄擎的鉗制,凌麟像被激怒的小獸,張開嘴在許錄擎的肩膀狠狠咬了下去。

    似乎在牙齒上用了全身的力氣。

    許錄擎皺著眉頭,感覺肩膀一陣狠疼。

    鮮血滲過襯衣和絲制的西裝,讓凌麟的口中蔓延一陣陣甜腥。

    許錄擎沒有阻止凌麟的行為,他摟著凌麟的腰,伸手撫摸凌麟柔順的發,使凌麟漸漸平靜下來。

    “我恨你,我恨你……”凌麟小貓一樣伏在許錄擎懷中,啜泣著說:“我恨你……”

    這重復的三個字讓許錄擎心里發寒。他低頭輕吻凌麟被淚染sh的涼冰冰的臉龐。

    凌麟沒有反抗,他溫馴地接受許錄擎的吻,嘴里卻依然重復著。

    “我恨你,我恨你……”

    許錄擎站在被海風不斷呼嘯著穿過的走廊上。他靜靜望著凌麟緊鎖的門,已經站了很久很久。

    強硬地把凌麟帶回到島上,沉重悲哀的傷感就在這里蔓延,讓人窒息的絕望從凌麟原本應該屬于陽光的身上發散出來,把許錄擎的心千搓百揉成一團。

    彷佛忽然領悟到自己已經永遠在家人的心中死去,凌麟的悲傷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他不再提出要許錄擎放他回去,他知道許錄擎已經斷了他所有的后路;他也不再充滿恨意地對許錄擎說:我恨你。

    凌麟沉默得讓許錄擎害怕。面對著凌麟靜悄悄的房門,許錄擎恐懼得想跪下痛哭。

    他后悔一時的心軟,這愚蠢的行為也許會讓他失去凌麟。他不想失去凌麟,他已經嘗試過一次,不想再體會那比死還痛苦的折磨。

    海在溫柔的起伏,擊打在巖石上,開出朵朵白花。

    多美的景色……這里不應該是埋葬凌麟的地方。

    許錄擎自嘲地想起,他曾經抱著凌麟的“尸體”,對凌麟說││求你不要死。

    即使你離開我,即使你永遠不愛我。

    去找你的小花貓,去找你的喻峒,去打你的籃球。

    我答應你,永遠不再出現在你面前,永遠讓你忘記我曾經出現在你的生命里……

    他曾經真心誠意地說過。

    連嘆息也無法沖出壓抑的心情逸出薄唇,許錄擎撥通了談鋒的電話……

    凌麟發現許錄擎不見了。也許他已經不見了很久……

    他把自己獨自留在島上,要讓自己慢慢餓死嗎?

    凌麟冷笑著,無所謂地走出屋子,在被太陽曬得微微發燙的沙灘上躺了下來。

    餓死又如何?反正我已經死了。凌麟已經死了。

    閉上眼睛想象自己腐爛著這沙灘上的情景,耳邊傳來“沙沙”的聲音,那是鞋子踩在沙上的聲音。

    凌麟輕輕睜開眼睛,看見一個不算陌生的人影。

    “談鋒?”他說:“看來他嫌餓死太慢了,叫你來解決我。”

    談鋒深深望凌麟一眼,彎下腰,將凌麟扯了起來。

    “跟我走。”談鋒冷淡地說,臉上帶著一種莫明的悲哀。

    凌麟不做聲,溫順地跟在他背后。

    談鋒把他帶上小型飛機。幾天前,才坐過的小型飛機。凌麟還記得,那撕扯著心肺的被遺棄的感覺。

    飛機翱翔在蔚藍的天空中,凌麟冷靜地望著窗外,即使談鋒忽然告訴他許錄擎要把他從這里扔下去,也沒有什么好驚訝的。

    “這是你的身份資料。”談鋒遞給他一迭厚厚的文件。

    凌麟回過頭,瞄一瞄談鋒手上的東西。

    “以后你就是一個叫許夢飛的自由人了。”談鋒揚一揚手上的文件,很專業性地說:“你的家人為了安慰你爺爺,正在秘密找尋與你相像的人,希望可以繼續把噩耗隱瞞一段時間。”

    凌麟靜靜接過手中的文件,疑惑地看談鋒一眼。但他沒有說什么,甚至連謝謝也沒有說,別過頭,繼續欣賞窗外的美景。

    談鋒冷漠地觀察著凌麟,直到飛機降落在機場,他還是看不出凌麟對這件事情有什么表示,他是否對許錄擎……有那么一點點的眷戀。

    “凌麟。”談鋒看著凌麟沉默地下了飛機,瀟灑地轉身預備離去,終于忍不住喚住他。

    凌麟拿著檔,身形一滯,微微側身等著談鋒繼續往下說。

    “是二少爺……是二少爺叫我這么做的。”

    凌麟靜靜聽著,唇邊忽然逸出一絲絕美的笑

    “我知道。”他輕輕回答,不再說話,向著充滿陽光的出口走去。

    “凌麟以新的身份接近了家里人,他的爺爺完全把他當成自己的孫子,其它的親人也慢慢把他當成原本的凌麟了。”陰暗的房間內,彌漫著濃濃的煙霧。談鋒對著坐在寬大辦公椅上的男人沉著地報告著。

    許錄擎望著被有色玻璃隔絕的太陽,久久不語。終于,他苦笑著抽do嘴角,說: “凌麟已經平安回去了。從此以后,不用再調查他的行蹤。”

    談鋒抬頭,看著依然英俊不可一世的二少爺,瞬間感到一股熱流從胸膛升到鼻尖。

    “二少爺不后悔?”

    “后悔?”許錄擎站起來,雙手貼在有色玻璃上,彷佛要擁抱印在其上的灼熱太陽,嘆息著說:“我已經做了太多后悔的事情……”

    時間流逝得如此匆忙,當凌麟的家人已經完全將這個原本陌生的許夢飛當成自己失去的親人時,三年的光陰已經流逝。

    爺爺拖著凌麟的手含笑長辭在家中的紅木床上,凌麟痛哭得不能自己。

    送了爺爺的靈柩,父親握著凌麟的手說:“夢飛,謝謝你。爺爺走得好安心,他到死也不知道我的孩子已經去了。”

    凌麟眼淚一直在掉,父親只當這被找來頂替的青年是因為爺爺的離去而傷心。

    母親站在一旁,眼淚汪汪地說:“夢飛,你在我們家也已經三年了。雖然當初是為了爸才把你找來,可是……我一看見你,就想起我可憐的凌麟。”

    “你不會走吧?”姐姐在一旁拉起凌麟的另一只手。

    “你是孤兒,就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吧。”父親這么說。姐夫站在姐姐身后,用誠懇的虎目望著他。

    “爸爸!”凌麟再也忍不住,哭喊著撲進父親的懷里。

    “好孩子,好孩子……”

    許錄擎站在會面室的門口,輕輕推開那扇恍如夢中的門。

    一個讓他連心跳都要停止的熟悉身影,靜靜坐在桌前。

    許錄擎將所有的激動隱藏,優雅地微笑著,帶著王者的氣魄,瀟灑地坐在應聘者的面前。

    “你就是應聘總裁助理的許夢飛?”

    “是的。”

    會面室墻上掛著的石英鐘滴答滴答地走著。

    陽光透射進來,圍繞著他一臉的淡然和沈靜。

    那在草地上扭打的少年、爽朗的笑聲、蜜色的肌膚、夜風中軟弱地靠在男人懷中的身軀……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那是時間的聲音。

    “能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應聘這份工作嗎?”許錄擎眼中的銳利直射面前的人,卻又不自主地再度贊嘆那驚人的美麗和陽光氣息。

    雙手環在胸前,許錄擎等待來人的回答。

    為什么?

    凌麟譏笑著揚起唇角,抖動著雙肩笑得欲罷不能。他在許錄擎的注視下收起笑容,淡淡答道:“我需要找一份工作。”他接著問:“你請我嗎?”

    許錄擎冷冷凝視著凌麟,忽然露出一個瀟灑到極點的微笑:“我請。不過……”他伏身前傾,望入凌麟的眼睛深處:“這個合約要簽一輩子。”

    沒有被這個長時間的合約嚇倒,凌麟如許錄擎一般伏身,與許錄擎直直對峙,輕輕說:“合約是約束雙方的……”

    什么是愛情?

    我到現在也不明白。

    相遇、相害,是否可以成就││愛情?

    一輩子,多遙遠的地方。

    讓我們嘗試一下,互相傷害的火花,會留下如何輝煌的烙印……

    番外2

    書上說,人總喜歡在無人時問自己某些問題,這些問題往往是潛意識的流露。我想作者說的是對的,我就有很多這樣的問題。

    無人時我總要問自己許多為什么,問的最多的一個,就是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為什么我會在這里,我想,關于我的去留,也許那個人真的給了我選擇的自由。第一次,他打算真真正正的放手。

    我總以為自己是被囚禁于一個小島,我以為阻攔我回家的是水和鐵鎖,當他放手后,我才發現即使自由,依然寸步難行。

    我已經無法愛人,就如我無法愛惜自己。我失去了過去,也失去了將來。

    我失去的東西無形,我感受的悲哀和彷徨也無形。

    茫茫人海,我只能找到一個目標,就是他。

    于是我回來了,以為跨出的第一步膽戰心驚,但見到他愕然的臉時,我才發現原來一切可以云淡風輕。至少表面上,我比他平靜。

    他問我:“凌麟,你為什么回來?”

    “問你自己。”我這樣答他。

    含糊的答案,模糊的昨天。

    我記得我曾經擁有的一切,我記得我曾經失去的一切,我深切地記得擁有的快樂和失去的慘痛,點點滴滴。這讓我在午夜夢回時清醒地燃起恨意,睜開眼卻發現他安詳地靠在我身旁。

    那個強勢的男人,許錄擎,他夢想著恨的反面能成就愛。我不知道,囂張跋扈如他也會如孩子一樣盼望奇跡。

    我不愛他,我這樣對他說。

    我不愛他,我這樣對自己說。

    但無可否認,我回來了,回到他的身邊。

    我的尊嚴和未來已經被他奪去,沒有他的空間,我什么都沒有。我回來了,也如孩子一樣盼望奇跡,期待著可以將已經失去的在他存在的地方找回來,像在鏡子破碎的地方將碎片一點一點重新拾起那樣渺茫。

    我回來了,我要復仇。

    我準備了武器,那就是他的愛,他對我的愛。

    也許他手中也有武器,那是一個模糊的回憶││在一個夜晚,我曾經沒有戒心地靠進了他的懷中。

    我想他的武器對我而言沒有用處,因為我不愛他,那個夜晚只是回憶,僅僅是一次恥辱的旁證。假如我不愛他,應該是這樣。

    “我不信你對我沒有任何感覺。”他常常凝視著我,這樣一字一字地對我說。

    他的目光會熱得讓我焦灼,彷佛要把這些字一個一個地塞進我腦中。午夜,它們會一字一字跳出來,在我地耳膜上跳舞。

    我不信你對我沒有任何感覺,我不信你對我沒有任何感覺。

    沒有,沒有,沒有……我在夢中喃喃,流汗,直到被他搖醒。

    “怎么了?”

    “沒什么。”我松一口氣,重新閉上眼睛。

    復仇,我回來的目的是復仇。當我問自己為什么要回來時,我這樣回答自己。

    而勝利很簡單,我不會讓他有機會愛上任何人,我不會讓自己愛上他。我們注定與愛情無緣,你是孤獨的一半,我是孤獨的一半,并且永不能縫合。

    他毀滅了我,我也可以毀滅他。

    我沒有將來,許錄擎,你也一樣。

    “凌麟,你為什么回來?”

    當他第一百次這樣問我時,我說了實話:“復仇。”

    “復仇?”

    “你愛我,對嗎?”

    “對。”

    “我不愛你。”我快意地說:“我和你在一起,是為了讓你時時刻刻知道我有多恨你。這一生一世,你都得不到真正的愛,得不到響應。”

    “哦……”他低頭,緩緩地吐氣:“是嗎?”

    “是!”

    他還是低著頭,依然緩緩地,吐出兩個意味深長的字:“僵局……”

    “什么?”

    “僵局……”他抬起頭看著我:“不死不休。”

    瞬間,他笑了。

    十三年后,我還記得,他最溫柔最滿足的一笑,就在那瞬間。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耽美小說下載,如需更多好書,請訪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歡迎訪問書包網,本頁地址是:https://m.bookbao123.com/page/62651/16564657.html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北京赛车冠军分析